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内斗让康佳剩半条命大股东众叛亲离《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13:50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所谓金九银十,机不可失。当其他传统家电企业铆足劲,推新品,做促销,全力以赴,从消费者手中赚取真金白银时,彩电行业五朵金花之一的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康佳)则陷身水深火热的内斗难以自拔,任凭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和机会从指缝间白白溜走。 所谓金九银十,机不可失。当其他传统家电企业铆足劲,推新品,做促销,全力以赴,从消费者手中赚取真金白银时,彩电行业五朵金花之一的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康佳)则陷身水深火热的内斗难以自拔,任凭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和机会从指缝间白白溜走。

9月25日,康佳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兼副总裁宋振华因个人原因辞职。九月末,包括总裁刘丹、监事张光辉、独立董事张民等其他高管纷纷递交辞呈,以这种职场上不可调和的激烈方式,表达对大股东华侨城集团的不满和愤怒。

总裁刘丹只做了三个多月,但康佳却发布了100多项人事调整,波及范围涉及整个公司各阶层,甚至集团高层领导主管的业务范围,都被打乱重新分配——有40多位中高管调岗,多个部门总监或副总被换。很明显,这些人事变动已经不再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促进公司发展,而是权力争夺和分配的白热化。这也使得公司上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自危。所有人要么卷入斗争中,要么无奈旁观,随时做好卷铺盖走人的准备。公司的离职率是以前数倍。这种斗争让康佳在经营上惨淡无光,据其财报预估,今年前三季度亏损高达8.3至8.8亿元人民币,创下历史纪录。经济观察人士洪仕斌认为,鉴于康佳内斗没有完全盖棺定论,元气一时难以恢复,市场机会仍在流失,所以,今年亏损或继续扩大,这种无休无止的内耗让康佳只剩下半条命。

大股东华侨城众叛亲离

康佳是彩电名企,彩电业务占其业务总额的75%左右。但华侨城集团却是其第一大股东,占有25%股份。华侨城主营业务是房产和旅游。在主营业务上,双方没有多大交集,难言互补性的相关多元化。华侨城之所以能够登堂入室,是因为康佳开拓了新业务房地产。在大力投资房产过程中,华侨城一步步变成了康佳第一大股东,为日后内斗埋下祸根。

成了第一大股东,华侨城的控制欲望就水涨船高起来,想外行控制内行了。这种掌控欲望引起了中小股东和康佳人的普遍不满。他们希望华侨城只做股东,不要染指康佳经营管理。在他们看来,虽然华侨城是康佳第一大股东,但在康佳这么多年的成长壮大过程中,没有做过任何实质性贡献,也没有对康佳“输过血”,对康佳现有业务和今后发展都无法提供什么帮助,因为华侨城既没卖场帮助销售家电,也没家电上游核心零部件可以供应,只知坐享其成,瓜分利益。这是中小股东和康佳人无法接受华侨城的根本原因所在。

但作为第一大股东,华侨城找不到不干涉康佳战略和管理的理由。对康佳这块肥肉,华侨城是志在必得。

但在今年5月28日康佳中小股东大会上,华侨城大意失荆州,中小股东成功实现逆袭,所提代表在董事会七个席位中占据四席,而大股东华侨城只是保留了两个董事席位,一个独董席位,成为董事会中的少数派。中小股东选举出来的张民任董事局主席,华侨城提名的刘凤喜任总裁,由华侨城主导董事会的局面被打破。但华侨城并没有善罢甘休,就此妥协。华侨城积极运作,两周后,剧情逆转,由华侨城提名的刘凤喜担任董事局主席,张民下课。一个上市企业,两周内两换董事局主席,这在国内上市企业发展史上极为罕见,双方矛盾之深,斗争之激烈,让人叹为观止。

这种斗争让康佳身陷亏损泥淖,让康佳生态圈蒙受巨额损失,品牌美誉度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经销商信心流失,人心涣散,甚至广大股民亦深受其害,损失惨重。内斗中,康佳股票不得不于6月12日停牌,其时股价为30.17元人民币。9月11日复牌后拉开了大跌序幕,连续七个跌停版,股东们欲哭无泪,怨声载道。由于康佳的业绩和行业地位持续下滑,中小股东才得以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成功实现逆袭,所选出代表占据董事会多数席位。人心思变,他们希望推动康佳完善治理结构,促其康佳向智能化和“互联网+”快速转型。

大股东将康佳带向何方?

在彩电行业中,康佳曾是当仁不让的领头羊,为国产品牌抗击洋品牌立下汗马功劳,风光无限。但好汉不提当年勇,康佳近两年不仅丢了龙头地位,更难堪的是,现在康佳行业地位和业绩一直在持续下滑,在彩电行业五朵国产金花中排名垫底。以今年上半年所占市场份额来看,同城兄弟创维成了领头羊,占有20%的市场份额,海信和TCL分别为18%和16%,他们组成的彩电第一梯队,把康佳远远抛在身后。紧随其后的长虹占11%,康佳只有9%。

互联网企业小米和乐视对智能电视领域亦是虎视眈眈,业务风生水起。他们的横空出世,既给传统企业造成巨大冲击,又带来巨大启发——加快软硬件业务的融合,向“互联网+”快速转型,布局智能化和“互联网+”,才是传统制造企业的出路所在。从某种意义上讲,“互联网+”是传统企业的救命稻草。道理虽然大家都明白,但并非每个企业都愿意做出改变。创维率先思变了,所以,创维过得很滋润。

康佳就没捞着这根稻草。代表大股东华侨城上位的现任董事局主席刘凤喜或许从心理排斥互联网,他认为传统制造企业突然转型到互联网很难,应先内部有了互联网意识后,再向外部推广。由此看来,他认为康佳向互联网转型时机尚不成熟。但现实情况是,竞争对手的互联网化已经如火如荼,并且开始尝到甜头了。反应迅速是互联网的一个本质特点。如果康佳再不迎头赶上,任机会白白流失,那就不仅仅是“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能概括得了的了。在康佳内部高管中,熟悉互联网业务的,宋振华算是首屈一指了,中小股东选他,原本希望宋振华能够带领公司向着“互联网+”发展转型。现在宋振华离职,也间接折射了康佳向“互联网+”转型的困难重重——作为更为传统的房产企业华侨城或许更难接受新生事物,在他们看来,或许控制康佳比康佳转型和谋求生存发展更重要。

在这段动荡阶段,康佳数字平板业务的主管刘丹曾经做过公司总裁,他也曾经是京东彩电负责人,对互联网业务也很懂行。在他掌舵康佳后,曾经雄心万丈,希望把康佳引向正轨。但遗憾的是,刘丹亦是板凳儿没坐热,就被大股东华侨城给撵下了台。这种来回折腾,让康佳内部暮气沉沉。包括研发、市场、生产、管理,品牌等各个环节都受到严重打击,大家得过且过,感到前途渺茫,士气低落。

由于刘丹是中小股东选的,推行新政得不到大股东支持。所以,到头来亦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不得不黯然下课。由此可以看出,在上市企业里,是大股东说了算,大股东很难容忍小股东指手划脚。如果刘丹带领团队把业绩做上去,给中小股东扬威壮气,大股东岂不是颜面无存?

现在大股东代表刘凤喜终于掌权了,目前虽然尚不能完全掌控局面,董事会仍在中小股东手中,重大事项仍须经过股东大会决定。但双方已经暂时马放南山,鸣金休兵,为第四季度的业绩奋起直追提供了可能。但康佳的内斗因素并没有完全排除,董事会的结构仍然为日后冲突埋下种种隐患。

在大股东华侨城看来,经过多年发展,康佳积累了巨额资源,这些资源就是财富。这正是华侨城挖空心思做康佳大股东的理由。或许华侨城认为,把康佳这些资源发掘出来,为其主业房产和旅游服务,更能赚得盆溢钵满。康佳总部南山区的开发就是一个例子。康佳曾想将其作为写字楼出租,一年给康佳带来一亿多净利。但大股东华侨城反对,后来,双方达成协议,合作开发。此举被认为是华侨城染指瓜分康佳利益的把柄。

康佳是彩电名企,在其鼎盛的2002年前后,被称为“彩电中的贵族”,品牌影响力之大,声誉之好,可见一斑。其创始人陈伟荣毕业于号称中国彩电超级班的华南理工无线电工程专业,与TCL总裁李东生,创维创始人黄宏生并称为“华工三剑客”。这么多年来,消费者一直把康佳作为彩电企业来看待,如果康佳做其他,恐怕消费者不看好,市场不买账,也很难有所作为。

2014年康佳亏损4.75亿元。今年康佳亏损在此基础上有望翻番。这都是内斗惹的祸。康佳没落,让人痛心疾首。笔者只想弱弱地问一句康佳大股东华侨城:你想把康佳带向何方?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

北京肿瘤专科医院

北联nk生物细胞

干细胞注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