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本出海是一盘大棋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4:04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在上周的博鳌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鼓励资本“走出去”,允许中国的企业和居民进行海外投资,这是改革的一个方向。日前由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中,更是将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作为一项重要的改革任务。政府放松资本管制的进程正在提速,“资本出海”的汽笛声清晰而强烈。

“资本出海”扬帆正当时

中国对外投资现已遍布全球178个国家,涵盖农业、工业、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多个领域,投资存量接近4000亿美元,跃居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国家的第五位。然而我们必须看到,中国对外投资尚处初级阶段,未来需要长远战略规划,尊重企业发展客观规律,更需要在更高的起点上谋篇布局。

高起点实现自身发展

随着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对能源、矿产等多种资源的需求急剧扩大,特别是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国内的蕴藏量明显不足,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我国近十几年来对境外能源、矿产等资源类项目的大量投资已经使我国资源突破了对传统国际贸易方式依赖,实现了相对稳定的多元获取渠道。

在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周期中,我国钢铁、水泥、风能设备、光伏设备等制造业产能闲置情况日益突出,部分产品市场处于阶段性饱和状态。通过积极引导这些在技术和设备方面拥有比较优势的企业开展对外投资合作,有效扩展国际市场,已经向境外转移了部分过剩产能,促进了产业结构和增长方式的转型与调整。

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顺差过大,外汇储备急剧增加,多边或双边贸易摩擦频繁,对我国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以及宏观经济的稳定运行构成挑战。通过对外直接投资,我国有关企业成功规避了各种贸易壁垒,国际收支则大量对冲了货物贸易顺差。

受到技术、品牌、经营方式等方面的制约,我国总体上长期处于国际分工的低端,非价格竞争力不强,很多中国企业通过开办境外研发中心或兼并收购等直接投资的方式,迅速得到技术、产品、品牌和经营方式等优质资产,创造了更高的产品附加值,显著改善了我国在国际分工的地位。

中国对外投资是通过中国企业的跨国投资实践实现的。中国企业经过十几年“走出去”的历程,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宝贵经验。华为通过广泛投资海外研发机构,短短十几年就从一家缺乏海外经验的中国企业一跃成为全球顶级供应商,在通信行业的高端产品领域与全球领先企业并驾齐驱。

联想并购IBM之前的年营业额仅为30亿美元,2011年跃升为260亿美元,超越戴尔进入前两名。如果单靠在国内投资经营,不进行当初的海外并购绝不可能达到如此成就。TCL在经历并购德国施奈德集团、法国汤姆逊集团和阿尔卡特手机的初期阵痛之后,奇迹般浴火重生,完成了鹰的蜕变,公司201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50亿元,同比增长18.5%;实现净利润超过10亿元,同比增长250%,而其中海外因素的贡献率超过50%。

名不见经传的吉利集团成功收购沃尔沃,并采用不干预经营决策的“放虎归山”战略,使沃尔沃在独立运行中取得了满意成就,成为欧洲人眼中中国经济发展和中欧友好交往的象征,得到欧洲各国的广泛认同。这些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同样缺乏对外投资及跨国经营的经验,但一经走出国门,便风生水起,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了角色的转换。他们的经验反映了中国企业家的勇气和智慧,代表着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未来发展趋势。

中国对外投资的快速发展虽已是不争的事实,但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仅为3000多亿美元,不到全球总存量的2%;中国2011年600亿美元的对外投资流量,仅占当年全球总流量15000亿美元的4%,与传统的欧美资本输出大国相比,尚有较大差距。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在官方对2010年对外投资流量688.1亿美元的统计中,投向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和卢森堡等离岸中心的流量合计为513亿美元,占74.7%,其中有相当部分通过返回投资国内的方式回流境内,对冲了境外投资流量。这应该能够让我们面对有关机构和经济学家的乐观言论与溢美之词,保持必要的理性和冷静。

我们完全有理由为成功“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感到欢欣鼓舞,而那些在境外投资中遭遇挫折的中国企业更应引起关注。他们或因政治歧视而受挫,如当年中海油之于美国尤尼科;或因文化冲突而止步,如上海汽车之于韩国双龙;或因金融危机而夭折,如中国平安之于富通银行等等。在我们将这些投资失败归因于客观条件的制约时,中国企业自身存在的弱点和问题却不容忽视。

中国企业的整体国际竞争力不强,欠缺开展对外投资所必需的技术、产品、品牌和经营管理方面的优势;不少企业家对外投资的价值观念和心智模式有偏差,常为“走出去”而“走出去”,抱有先出去再说的盲动心态;或者仅着眼于投资的机遇,忙于占便宜抄底,而忽略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他们财力雄厚,但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和实战经验,只是简单地将国内行之有效的那一套投资模式运用于复杂的对外投资或国际并购,违背经济规律、国际惯例和专业流程,在全球化扩张的雄心与实际对外投资合作的能力之间存在巨大落差,透露出自身在全球化成长过程中的种种战略迷失。

毫无疑问,中国对外投资尚处在初级阶段,“走出去”之路依然漫长。中国企业要以融入世界的广阔胸怀取代走出家门的闯荡心态,以长远的战略规划代替短视的投机行为,尊重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在更高的起点上谋篇布局,把中国对外投资逐步从资源获取的原始动因转向价值创造的全新境界,在合作共赢、造福世界各国人民的过程中实现自身的生存与发展。

(文 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中国对外投资合作洽谈会执行秘书长 王洪涛)

西宁西装定制

长春西装设计

兰溪工作服订做

克拉玛依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