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克牧场物语16

发布时间:2021-01-20 07:44:45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第16章

昏暗的房间里,一张床上挤着三个人,也不能说是三个人,毕竟只有一位女

人类而已,其余两位是魔物与欧克。

藤藤下半身蔓延出粗壮的藤蔓将下方的女人牢牢捆住,此时原本稚嫩的少女

脸上已不见当初的纯真笑颜,忌妒与憎恶佔据了她原本的心灵。

系统提示:单纯的魔物长期爱慕主人,但害羞的她不敢轻易示爱只能深埋心

中,眼看主人周围女性越来越多,忌妒的枝枒渐渐成长茁壮,在爱与忌妒的纠缠

下此魔物开始进化,精神陷入混乱之中请小心应对。

藤藤双眼失去了往日的光芒,空洞无神地盯着身下的艾拉,像是在看着路边

石头一般,一边加强藤蔓缠绕的力道。

随着力道的加剧,艾拉也开始发觉这不是主人在玩什么游戏,开始痛苦挣扎

了起来,不过已经为时已晚无法挣脱了。

「藤藤快住手!我命令你回到卡片状态!」我尝试着将藤藤变回卡片,不过

似乎没半点效果,不知是陷入混乱还是进化的关系。

怎么办才好……第一次面对这种状况……什么爱慕主人、忌妒枝枒这些是什

么鬼!我没印象对藤藤有特意忽略呀?

原本想着召唤出沙沙来制止藤藤的暴走,可照这情型不会等下沙沙也暴走了

吧?虽然我不觉得沙沙会爱慕我然后由爱深生恨,她平常就很不爽我不管如何调

教都一样,假设真的暴走我也没其它魔物可以压制这两个了呀……

在我思索系统给的讯息时,藤藤依旧继续加紧藤蔓的力道,虽然双眼没有神

智不过表情似乎越来越愉快,不会是开始朝抖s进化吧……

「藤藤住手!你不都很听话吗?把藤蔓松开!」我抓住从蔓延的藤蔓打算把

藤藤从先从艾拉身上拉开。

没想到虽然藤蔓是从我身后长出来的可是却无法控制,耗费了力气却无法将

藤藤拉移开来,而藤藤感到有人在拉动自己身躯时转头一看。

「为什么?为什么主人要阻止我!!主人不爱藤藤了吗?」藤藤转过身来悲

伤的望着我「一定都是别的女人害得……主人只需要我就好了……主人只需要藤

藤就好了!主人身边只需要藤藤一人就好了……」

「对……只需要排除掉其她女人就好了……这样主人就只会看着我……嘻嘻

……主人您等我呦……」

藤藤原本悲伤的表情望着我,但在自言自语中眼神又空洞的起来,最后自顾

自的下了结论,满脸兴奋的又转过身去。

随着情绪的转变,藤藤的双手重新分解化为藤蔓并且再次变化,原本光滑的

藤蔓上长满细小的刺,绿油油的颜色也逐渐加深,最终化为乌黑色,这些变化也

慢慢的从手往身体方向转换。

「沙沙出来!将艾拉身上的藤蔓砍掉」看着变化越来越危险的藤藤,虽然担

心暴走但还是只能选择召唤出沙沙。

沙沙出来后依旧面无表情,双手里拿着她喜爱的两柄刀子,不过当她见到房

内景象,尤其是藤藤的变化时瞪大了双眼,一副见到不可思议景象的样子。

不过惊讶归惊讶手里的动作倒是一点也不含糊,双刀快速地斩向床上的藤蔓,

虽然她不知道艾拉是谁,不过聪明的她依现场状况还是大致上知道要救的人除了

主人外只有一人。

刀刃快速地划过藤蔓,没想到过去都锋利无比的刀刃这时却只能斩入藤蔓的

一半,沙沙不可置信连续挥舞了几次才砍断了一根藤蔓。

此举动也将藤藤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沙沙身上「沙沙姐姐你……对啦!对啦!

你也是女人……也是女人……女人都该离开主人身边!!!滚……滚滚……死…

…死……死……死……」藤藤像是当机一样不断重複着同样的单词。

藤藤松开了艾拉身上一部分的藤蔓,转而将目标转向沙沙攻击。

沙沙看着在空中爬伸的藤蔓,不禁紧握住手中的刀柄,彷彿这样能带给自己

力量,身子也往后小退了一步。

这一小退使两女间拉开了距离,沙沙重新摆好了架势,垫起了脚尖手腕也摆

成奇怪的角度,双眼紧注视着藤蔓的动向,而藤藤不知为何也没有丝毫进攻的打

算,场面顿时陷入胶着状态。

沉寂片刻后原本不动的两人,像是约好一般同时朝对方展开了攻势。

藤藤的藤鞭快速的连续抽击而沙沙则是开始原地旋转开来。

只见沙沙垫着脚尖在地上踩着灵巧的步伐,借助旋转的力道挥出斩击砍向空

中的藤蔓。

一刀两断!

刚刚还需要耗费数刀才能砍断的藤蔓此时只用了一刀就乾脆利落的斩成两段,

在加速度下沙沙的技能锐利附加也大幅提升,速度越快越锐利越强!

场中只见沙沙如舞孃般舞动起来不断旋转将袭来的藤蔓纷纷斩断,而藤藤也

不甘示弱的长出更多的藤蔓想将沙沙也捆绑起来。

快!还要更快!每一刀都要比前一刀快

沙沙有种感觉如果能挥的更快就一定有某种事情会发生,虽然不愿听从卑鄙

主人的命令攻击藤藤,毕竟她眼中的藤藤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虽然她不知道

藤藤目前是什么状况,但她知道一定要尽全力才能压制住她。

好痛呦……为什么都要接近主人呢?为什么主人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了!主

人好久没称讚藤藤了……只要让主人身边其他女人都消失掉,主人一定会摸摸我

的头然后一直宠爱我吧……藤藤伤心的不断想着,像是要给自己证明自己是对的。

随着被斩断的藤蔓越来越多,藤藤从捆绑艾拉身上分出的藤蔓也越来越多,

随着压力骤减艾拉也趁机喘了口气。

「艾拉你还好吧!」看着艾拉身上藤蔓一条条的移开,当绑住嘴巴的藤蔓离

开后我趁机问道「呼……呼……呼……死……死不了……大概吧……主人您的宠

物……怎么会突然暴走……呼……呼……呼」艾拉一边大声喘气一边问道。

虽然系统有提示再进化中可是要如何跟艾拉说我知道什么忌妒之类的关系,

难道我要说有一种叫系统的东西跟我说的吗?

「不知道……看起来脑袋好像陷入混乱……而且她身体也有变化,藤蔓颜色

变深而且也长出了很多的小刺」我只能挑些明显变化来说。

「长出刺?颜色变深……混乱……是一部分变还是全身慢慢在变?」艾拉双

眼依旧还是被矇住的状态所以只好询问来确认状况。

「我刚刚有注意到,是从手开始变化的现在逐渐变化到了腰部」我连忙回答

艾拉,感觉她好像知道原因的样子。

场中的激斗依旧在持续着,随着身体的变化藤藤的藤蔓越发坚韧和凶狠,而

沙沙则是因为持续的挥舞攻击和旋转身体,此时全身已经像是刚从水中出来一样,

香汗淋漓的滴落在地板上。

「主人的宠物应该是在进化途中,而进化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心智有重大的打

击,又或者是突然骤变的关系」

「等待她全身变化结束时,应该就会稳定下来重新被契约魔法束缚」经过了

几次深呼吸后,艾拉讲话也流畅了许多,依照自己从书上学来的知识,用仅有的

几条线索大致上就推判出跟系统提示差不多的原因。

藤藤的身体变化逐渐从腰部蔓延,看来离进化完成应该不远了,希望沙沙能

在拖延一下时间……

而沙沙此时紧咬着她美丽的贝齿,像是要咬碎一般面目狰狞,面对藤藤彷彿

无穷无尽的藤蔓攻击,她的体力却在旋转反击的招式中急速的消耗掉。

「呀!!!」

大声娇喝一声后,沙沙用力挥出一阵猛烈的斩击切断了袭来的所有藤蔓,趁

着生长出新藤蔓的空档又大退了一段距离,已经贴近了墙边再无可退之路。

沙沙抓紧时间大口吸气回复体力,而藤藤则从床上爬了下去,将剩余的所有

的藤蔓回收回自己身上。

此时藤藤的变化也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处,只需在一下就全部变化完成,应该

就会重新受我掌控,但看着现在凶狠有力的藤藤反观沙沙虚弱的样子也不知撑不

撑得住。

藤藤操控着藤蔓缠绕在手臂上,一层一层的堆叠最后两只手臂像是一柄巨大

的刀刃,看来是为了模仿沙沙挥舞刀刃而做的。

「呵……呵……可笑」沙沙看着藤藤模仿弄成的刀笑道,心想着就算进化了

看来还是那个呆呆的藤藤,却也不敢放松的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

「死!」

藤藤怒吼一声,挥动手臂上巨大的刀往沙沙砍去,巨大的刀刃划破空气,要

将眼前的女人拦腰砍断。

沙沙看着刀刃神情反而放松了不少,比起那连绵的藤鞭,此时这种空有表面

的攻击她还不放在眼里。

脚裸一拐又是一阵旋转,锋利的双刀划了半圆切入巨大的刀刃,毫不停歇的

穿过藤蔓组成的刀身并斩断了藤藤的手臂。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好痛……我的手……主人……主人……」

藤藤的右手连同刀身被斩断,绿色的鲜血从断臂处不断涌出滴落在地,顺着木头

纹路化成各种形状。

少女抱着断手跪在地上不断哀嚎,与刚刚凶狠模样相差甚远,而沙沙则是耗

尽体力也一屁股坐了下来,用刀子插在地板撑着身子不至於趴在地板上,双眼紧

盯着痛苦的藤藤。

下一瞬间,沙沙手中的刀从刀尖开始发出微弱的紫色光芒,在灰暗的房间中

极其显眼,光芒顺着刀身往上延伸,没多久两把弯刀就佈满了光芒,连带沙沙褐

色的肌肤上也逐渐浮现紫色纹路显得甚是妖媚。

「主人……藤藤好痛……主人……抱抱……」藤藤转身想扑进我怀里撒骄,

但一转身我看见她的脸时也完成了变化,一愣神的时间当变化结束时她就变成卡

片飞入我手中。

宠物:藤藤(荆棘女妖)

关系:奴隶阶级:稀有技能:操控荆棘。毒性抵抗(中)。附加毒性。毒魔

法性癖:爱抚介绍:单纯的少女魔物将诞生时第一眼看见的人认定为自己的唯一,

也如此相信着自己是那人的唯一,但现实显然并非如此,随着那人身旁女性越来

越多,随着陪伴的时间越来越少,忌妒就像毒药一般污染着少女的心。

看着卡片上的纪录我不知该说什么……这样子也能成为进化的原因,没想到

藤藤的佔有欲那么强……

我抬头看向我的另一只魔物,沙沙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差别只在於闭上

了双眼,看样子情绪很稳定希望不要像藤藤一样陷入混乱中,今晚的事真多呀…

随着紫色光芒逐渐加深,沙沙也随之散发出一股气势,弯刀在光芒下逐渐伸

长,性感的躯体也在紫色纹路蔓延中变得更加修长细緻,原先类似甲壳的皮肤也

变的柔软,但给人一种更有力量的感觉。

纹路遍佈了全身后,伴随着紫光炸裂的特效沙沙化作一张卡片也飞入我手中。

宠物:沙沙(银色宝箱怪)

关系:奴隶阶级:稀有技能:锐利附加2。不屈。沙魔法性癖:无介绍:努

力挥舞着弯刀,一心一意专注在战斗之上

硬化技能不见了!算了感觉也没什么用到,反而锐利附加升级了!并多了一

个不屈的技能,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这样算亏还算赚呢?

「主……主……人结束了吗……」艾拉吓得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毕竟这是

第一次见到魔物的廝杀,而且刚刚还差点死掉。

安抚了下这个可怜的女人,至於再继续刚刚未完的事情我也没兴趣了,毕竟

刚刚短短几分钟就耗尽了大部分心力,我也才知道脱离了魔物的帮助我是如此脆

弱……无力

我抱着怀中的女人沉沉睡去,毕竟两人都太累了……

一早

「主人早餐准备好了!哎啊啊啊!」卢拉准备好了早餐,推开门呼叫主人起

床时发现屋内散落着乾掉的污血,并且各处都有被破坏的痕迹「怎么回事……主

人您没事吧……主人!」

「闭嘴……出去!在让我睡一会……」一早被吵醒让我精神很不好,昨晚睡

这么一下根本不够。

女奴一听连忙关上门出去,我柔了下鼻子抱着怀中的女人的享受她身体的柔

软继续睡回笼觉。

「主人不起床吗?」怀中的艾拉说道

「在睡一下……」

「那主人您手在干嘛……」只见绿色的大手扭着怀中女子的乳房,指尖挑拨

着上面的葡萄,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在着女人的丛林中探索。

「你说呢?乖乖睡觉……」

艾拉被抱在怀里玩弄,忍不住的发出悦耳的笑声,大腿也不受控的扭动,紧

紧的夹紧欧克的手臂,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有一根热热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主

人……嗯啊……」

床上我将怀中的女人一翻,就扑在了她身上紧接而来的就是一阵女人的大声

娇喘,新的一天又这样愉快的开始了。

「嗯嗯咿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呼……要去了……又要去了……呀!」

从艾拉身上起来拔出刚刚还插着的肉棒,只见女人阴部已经红肿,双乳也被

玩弄的瘀青,眼中流出细丝的泪水,刚刚我将昨晚的闷气全都发泄在她身上,将

刚破处的她干到双腿发软,高潮到全身无力发不出半点声音才放过她。

起床后随手又调皮地捏了一下她的乳房便走出了房门「将房内整理一下,在

帮艾拉准备一份早餐拿进去给她」在客厅吃着早餐不忘叫卢拉准备一份给艾拉。

「主人刚刚艾拉姊叫的好大声呀!我在外面都听的到呦!!」拉亚推开门从

屋外进来,看到我在吃早餐,就跳到我大腿上抱着我「我好羨慕呦……所以主人

今天要去哪里玩?」

小孩子的思考真是跳跃……

「我想想看呀……艾拉今天应该晚点才能起的来,那我带你去认识一下我队

友好了,刚好我有事情要找他」想想也一阵子没看见芦苇草了,不会玩老闆娘玩

到不愿意再继续组队吧……

吃完早餐后便带着拉亚前往芦苇草家,一路上拉亚碰碰跳跳的四处乱跑,搞

的我好像带小孩出门的爸爸一样。

没过多久来到了芦苇草家门外,却看见他的那只宠物此时正被绑在门外大街

上。

门口斜放着一张桌子,那名猫娘四肢就被固定在桌脚上呈一个火字的形状,

整个背部和后半身都赤裸地暴露在大街路过的路人眼前,一条黑色的尾巴也显眼

的垂落晃荡。

除此以外一旁还放了一面招牌还有张板凳,上面放着一根sm用的鞭子而招

牌上写着一鞭一金……

「主人我要玩!我要玩!拜託……」拉亚看见立刻拿起了鞭子向我询问,看

着她兴奋的样子我也不好说不要,反正也就几个金币而已,我便拿了五个金币给

拉亚「那好吧,这是给你的零用钱自己省着点花」

小萝莉拿到金币后,将三个金币塞到了随身带着的小包包中,拿着剩下的两

个金币走到了猫娘旁,看着小腹上写着投币口和箭头便将金币狠狠塞入她的小穴

中,当金币塞入时猫娘只是恩了一声,然后就夹紧了双腿或许是怕金币滑出来吧,

不知一早小穴中内塞了多少枚金币。

投币完后拉亚重新拿起皮鞭,对着猫娘的身体瞄来瞄去,我也在一旁观看发

现她身上已有不少的伤痕了,看来这门生意很不错呀。

过了会决定好鞭打的目标部位,拉亚举起鞭子狠狠的朝女人抽去,鞭子与肉

体亲密接触发出响亮的声音,在她丰满的臀部上面留下条条红色的鞭痕。

「呜呜呜……」口被布条紧紧的绑住,在被鞭打过后身体止不住的抽蓄,震

的桌子滋滋作响,痛觉带给猫娘不只是痛苦,表情和声音中又有一丝丝的快感。

「好爽呀!!主人看我打的怎么样!」拉亚指着条条鞭痕献宝,不注意时从

女人小穴中滑落出一枚金币,上面沾满了黏滑的淫液,拉亚看见后赶紧蹲下去捡

了起来「是奖品耶!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兴匆匆的在将金币塞进小穴内,拉亚拿起鞭子又继续的朝猫娘的屁股鞭打,

随着激烈的啪啪声臀肉不断抖动,女人也不断发出哀鸣,在鞭打刺激下也越来越

兴奋无法控制身体,无法制止的从小穴中不断掉落下金币,看这情况拉亚也高兴

的重複着捡取。塞入。鞭打。在捡取的轮回中「呼……打得好累呦……主人您看

拉亚赚到那么多金币耶!」

小萝莉捧着一叠湿答答的金币给我看……看着金币还有芦苇草满身伤痕的奴

隶……我想我等下还是多补些钱给他好了。

「那你就好好收好吧,玩够了我们就进去了」听完我说的话拉亚就将那叠金

币放入包包中「好~」

我敲了敲门无人回应,我就自己开门进入了屋内,原本还算整洁房内此时家

具上都披上了薄薄一层灰尘,灰暗的室内没有半盏烛光也没见半个人,难不成是

出去还是下线了?

环顾检查了下四周,听到楼上传来微弱的声响,找了上楼的楼梯往二楼走上

去。

「嘿嘿……骚货……再叫大声一点呀,做母亲的就是要示范给女儿们看呀!

不然她们怎么学的会呢?」二楼门内传来芦苇草猥亵的声音。

「你看看你女儿们,经过我一番努力的训练现在不是有模有样了吗,快让妈

妈检视你训练的成果呀!」另外又传来一个耳熟的声音,看来布丁奶茶那胖子也

来了。

我站在门外想着要敲门呢……还是不敲门呢的时候……

房内像是在上演活春宫一样,芦苇草整个人躺在玛利亚身上,头深深地埋入

那对乳房中,下半身不断做着活塞运动,插的下面的女人唉唉叫。

「是的……喔喔……主人你好棒……干干死了我……哦哦哦……」

「我的浪穴……快要坏了……女儿你看……你出生的地方快要被操坏掉了…

…喔喔喔喔」

另一头一个带着狗耳朵的小萝莉跪着抬高屁股,一个浑身肥肉的肥宅抱着她

的小屁股努力冲刺着,只是肚子的肉太厚了彷彿是贴着肚子一般。

「好痛……妈妈……救我……姐姐……呜呜呜……」

「爸爸在哪里……爸爸……爸爸……我想回家……爸爸你去哪了……」小萝

莉不停的哭泣着,胖子的肉棒正狠狠的摧残她紧緻幼小的阴道。

而床下另一位戴着兔耳的小萝莉则瘫软在地板上,开始发育微微凸起的乳房

上穿着性感的迷你比基尼胸罩,只能勉强将两粒小豆子遮住而已,下半身红肿的

小穴外平平滑滑半根毛都没长出,白浊的精液从中缓缓流出,仔细看全身上下但

沾满了乾掉精液的痕迹。

「闭嘴!你爸爸不会来救你的……喔喔小萝莉穴真紧……我就跟你说过……

那废物前几天就搬走离开镇上了」

「你们母女早就被放弃了知道吗?竟然在我干你的时候想别的男人,看来要

好好重新教育下了」

「啊啊啊啊!!不……不要……好痛……我会好好听话的……呜呜呜呜呜」

布丁奶茶停下了抽插,伸手轻拍了一下萝莉洁白圆润的屁股,轻微的震动显

示很有弹性,然后此时胖子却用力地一巴掌打了下去,在屁股上留下一个红红刺

眼的手掌痕迹,之后就是不留情的连续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连环巴掌打在俏臀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打完一套后小萝莉已经哭的一把鼻

涕一把眼泪,整个臀部红肿发烫难受。

「小婊子还没结束呢!」布丁奶茶还没有放过小女孩的打算,将手伸向了她

的尾巴。

一条黑色狗尾巴从肛门中伸出,彷彿原本就从那边长出来一样,胖子手握着

狗尾并顺了下毛,紧接着轻轻的拔起来了一下。

「嗯嗯……阿……」小女孩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娇喘,原来狗尾拔起来时底

下连着一颗木制的圆球,从萝莉可爱的小菊花中吐出,看着球下还有着线不知肛

门中还藏着多少颗木球。

「咿……啊啊……啊啊啊啊……想……呃呃……停」

胖子听着萝莉弱弱的求饶声,不在意的用手用力一拽,整根尾巴就这样全拉

了起来,一整串的木球就这样被胖子举在手中,上面还沾粘了些黄色的膏状物。

「芦苇草……你看看这没教养的小母狗!这小婊子竟然敢喷在我身上……」

小萝莉在菊花中木球拔起的刺激下便尿了出来,金黄色的尿液喷洒在肥宅的

大腿上缓缓流下。

「那你就该好好教育教育她呀!我会帮你教育她妈妈的……听到没!还不快

翘起屁股受罚」芦苇草听完后笑道,转身拿起了一只木拍,拍面上贴了一层厚厚

的皮革,狠狠的打在玛利亚的肥臀上,打的臀肉颤抖少妇娇声不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喔喔……我的主人……是我的错……是我没教好女儿……打我吧……尽量

打我吧……哦哦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打死我吧……女儿……加油……哦哦哦妈妈我又要去了……喔喔喔喔」

玛利亚被打的既兴奋又痛苦万分连连,不知不觉又高潮了,芦苇草看着啃着

头又钻进了两片红肿的臀肉间享受着那丰满的肉体。

布丁奶茶抬手将身上的尿液擦一擦,伸手闻了闻「骚味十足呀!既然都尿出

来了那就让我试试看吧,可不能浪费了哈哈哈哈」

肥宅将萝莉转了过来,一头扎进了她的下胯下,用鼻尖顶着她的尿道用力地

深呼吸。

「啊啊……呼……好重的尿骚味呀……呵呵接下来在嚐嚐看」说完用舌头在

萝莉尿口来回的舔,还用舌尖探进去里面嚐味道「鹹鹹的……呵呵」

「变态!好痒呦……走开!不要舔了……呜呜呜……好痒……不要吸人家尿

尿的地方……」小萝莉受不了肥宅的吸吮,用手用力的推挤胖子的头并且用脚想

把他推开,可惜力量薄弱就像是按摩一样……

胖子不理会萝莉的拳脚攻击,继续的品嚐幼女的新鲜圣水,用舌头品味那微

鹹的滋味。

「主人……拉亚也痒痒的……」拉亚听着门内的声音,想起之前上过的课,

手忍不住的伸向裙底抚摸了起来。

拉亚一手将裙子拉起用嘴巴叼着裙摆,另一手伸进了洁白三角裤内搓动,黝

黑的脸蛋浮现嘶嘶红晕。

「先忍耐吧……今天晚上就轮到你了」无奈地听着房内的声音,看着拉亚也

开始发情的在自摸,但我可不想带拉亚进去一起干呀……我觉得第一次还是两个

人单独比较好

「拉亚乖乖……你先去楼下休息忍耐下知道吗?我进去找那个叔叔交代事情,

等下就下去找你」我揉揉拉亚的小内裤,拍了一下屁股就将她赶下去了。

叩叩

「嗯嗯嗯……咳咳」我清了清喉咙敲了敲门

「谁呀」房内的声音突然降低,并传来芦苇草的询问声「是我……悠哉悠哉」

「哦哦哦!悠哉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要来也不先通知下」芦苇草听到是

我来了惊喜的叫我赶快进去房内。

「悠哉也来了呀?」布丁奶茶也惊讶道「不会在门外偷听很久了吧?难不成

你喜欢偷窥?」

推开房门进去室内,只见芦苇草坐在床上从后方抱着玛利亚,不断搓揉她的

肉体像是搓揉麵糰一样,女人则随着他的手指的动作轻声歌唱。

布丁奶茶也在房间另一端,盘腿坐在床上搂着一个小女孩,她的双腿就挂在

他的肩膀上,只见布丁将脸贴在萝莉胯下细细的品嚐,而幼女的双腿奋力的挣扎

却没半点效果。

「在门外听了一下,不知该什么时候进来」

「何必那么见外呢,又不是陌生人了,地上还有一个要玩吗?」布丁奶茶放

下怀中的女孩指向床下另一个昏迷的小萝莉说。

「算了改天吧……孩子还那么小不要玩太过呀……你看看都晕了!」看着被

摧残的幼女身躯实在有点不忍

「反正只是NPC玩坏了在搞新的来不就好了,别入戏太深了……学我一样

随意……随意就好呵呵呵」布丁奶茶说完又继续玩弄手中的女孩,像是不会厌倦

一般贪婪的品嚐着她每个部位。

「你来找我做什么?」芦苇草问

「我决定这几天要出发去城市了,我们不是说好要去学斗气的吗?」这都拖

很久了,昨晚的事请让我很没安全感,我必须要掌握一些魔物以外的手段才行…

芦苇草听到我要去学斗气后,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件事,不过这几

天都沉迷在奴隶身上,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况且最近布丁奶茶没事就带着玛利亚的两位女儿来串门子,真不说母女一起

玩十分带感,就是小女孩身体太虚弱玩没多久就不行了有点可惜。

「斗气……对对对!差点就忘了,那啥时出发好呢?」芦苇草拍了一下头说

道,好在他还没有放弃不然我只能自己出发了。

「明后天吧……对了!布丁奶茶你要跟我们去吗?」我转头看向忙碌中的胖

子。

布丁奶茶没想到我会问他吓了一跳「乾我屁事……我在镇上好吃好喝的没事

就玩玩奴隶,日子过的爽爽的没那多余力气学打架」布丁奶茶不屑的笑道「你们

也何必去呢?待在镇上那么安全何必学啥斗气,开开心心过日子不就好了吗?」

「话不能这样说……如果死了又要重新来过,那收集的女人也都会失去,那

就实在可惜了……」芦苇草想了下说道「而且我不相信镇上会一直那么和平……

别忘了这游戏也主打暴力,如果哪天魔物攻城你躲得掉吗?」

「……」芦苇草的话惹得布丁奶茶一阵沉默「我就算被杀了重生到别的地方

也无所谓,反正在换金币买新的奴隶就好了哼!」

「如果哪天你碰到喜欢的不舍放弃的NPC呢?你不会想等死然后看着她被

杀你的人带走吧……呵呵」芦苇草拾起一旁的匕首耍了一个花式笑着「假设我现

在要杀了你……你觉得怎样」

布丁奶茶瞪大了眼睛看着芦苇草,然后一脸轻松的说「你不会也办不到……

镇上禁止互相杀戮的!」

「我是不会啦……但这种情况总是有机会发生不是吗?而且镇上的规则可是

没有强制力的,只要不被抓到证据,杀人又如何呢?」芦苇草叹了口气放下匕首

「也不勉强你啦……毕竟每个人玩游戏方式不同」

「哼!知道就好!」布丁奶茶感觉很不舒服於是收拾了下衣服「我要先回去

了,你们就好好聊吧……」

「起来!别偷懒!要走了没听到吗!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布丁奶茶一巴

掌用力打醒了昏迷的女孩,也不管她神智清醒没,召唤出锁链就要将小萝莉们牵

走。

戴着兔耳的萝莉一脸憔悴的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被锁链用力地拉倒在了地上,

来不及爬起来就这样被拖行在地板上,犬耳小萝莉则因为清醒而跟的上离开的速

度,勉强的爬行在芦苇草身后……

「我当初还以为他是很和气的人呢」看着布丁奶茶粗暴的举动叹道「我也是

这样觉得……但经过这几天接触发现他其实蛮……怎么说呢?」芦苇草也附和道

「算了还是不要背后议论人好了……」芦苇草想了下就放弃了,不再继续谈

论他「话说你刚刚说什么不安全?」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跟芦苇草讲了一遍,也将卡片展示给他看,现在我还不

敢将她们放出来……

「进化了耶!喔喔!」芦苇草看着我的宠物资料惊讶的说道「为啥我的骚猫

还没进化!你养两只都进化升阶了我的都没反应!不公平!!这一定是BUG!」

「话说你两只外型有变化吗?召唤出来看看呀!」芦苇草兴奋的表示「怕失

控?你等等……我去把骚猫带上来!」说完就冲下楼去

召唤呀……沙沙应该没问题……只是要如何面对藤藤呢?

她还会记得失控时的事吗?平时都乖乖可爱听话的她内心其实都是这么看待

周遭的人和我吗?

如果她一直以那种心情待在身边的话,所以才会特别忌妒与寂寞吧……

「我回来了……快……快召唤出来吧,有事我顶着!」芦苇草进来后盯着我

看,等待我召唤出宠物「话说楼下那小萝莉是你带来的吗?还蛮可爱的……小心

点别让布丁他看到了,说不定他会……」

「恩……我会小心的……虽然我不相信他会对同镇的玩家下手」我摆弄着卡

片不置可否说道「要放出来了……注意」

「藤藤出来吧!」

藤藤出现在房间之中,原本瘦小的身躯稍微长了些肉看起来健康了许多,大

致上与原本并无太大差别,唯一的不同处大概就是身上的藤蔓换成了看起来尖锐

而富有攻击性的荆棘吧。

乌黑色的荆棘缠绕着藤藤的四肢与其苍白肤色相互对应,胸口缠绕成了件裹

胸布,胯下也有两条荆棘交织成了性感三角裤。

原本乌绿色的头发也加深了些,并用荆棘扎了起来,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危

险而又性感的味道,配上她清纯可人的容颜让人不禁想多看两眼。

藤藤出来后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看来还记得昨晚自己的所作所为,转身就想

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这房间内除了床以外就没有其它家具,所以她想躲也躲不掉。

「主……主人……对……对……对不起……」藤藤低下头蹲了下来,恐惧的

颤抖着「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原本芦苇草盯着藤藤蓄势待发,只要有危险动作就会展开攻击,不过听着少

女的话,握着匕首的手不知不觉放松了一些。

「每当看到主人……和别人在一起……我这里……胸口……就好痛……」藤

藤摸着自己的胸口神色痛苦的说着,我看着藤藤的样子用手势暗示了下芦苇草,

看见手势后他就笑着慢慢走出房间并且关上门让我们独处。

我靠近藤藤将她拥入怀中,抚摸着滑顺的头发,将她散乱的发丝整顺,将头

埋进白皙的脖颈用力深吻,吻的少女发出一阵阵伴随着眼泪的呻吟声,纤细的脖

子也染上红粉色。

「主人……阿……」少女娇羞的应了一声

顺着脖子往上亲吻,最后堵住了少女的嘴唇,舌头粗暴的深入口腔内与她的

舌头缠绕在一起。

藤藤面对突如其来的舌吻束手无策,只能被动的接受着,并且闭上了双眼享

受着主人的疼爱。

随着时间流逝,一开始的青涩不习惯也渐渐退去,两人互相索取着对方的唾

液,少女也一改怯懦朝主人发起进攻试图攻进我的口中。

但当两人沉浸在接吻时,我的身体突然一震……直挺挺僵硬着倒了下去!

「主人!!怎……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呀……起来呀……主人……别吓

我了……」藤藤焦急的推摇躺在地上的男子却没有任何效果,男子依旧无法动弹,

过了一会才硬生生的说了句「口……口水……有毒……」

系统提示:您摄取过多含微弱毒素的液体,陷入麻痺状态

去你妈的……

烽火攻城内购破解版

神魔传(最新推荐)

2016年彩库宝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