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欲念之身7180

发布时间:2021-01-21 06:41:16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第七十一章

激情的缠绵并没有改变我和咏莉的决定,丽姐这个老干妈不是鸡

婆的人,她依然视咏莉当姐妹,也随时欢迎我关顾她的大门。

之后的日子,我辞掉了现在的工作,咏莉也适应了把孩子的学籍更改回老家

的。再没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满载荣誉和回忆的长春。

“嘟嘟嘟……”

“喂,浩哥,有事么?”

“小晨啊,内个,六叔想见见你,你来我这,我带你去。”浩哥今天的口气

有点冷漠。

六爷的召见我不敢不从,安慰下咏莉的担心,我独自一人来到浩哥的汽修厂。

浩哥开车带我去了另一个地方,一路上没怎么说话。车来到了北城一个别墅

区,这地方我没来过,也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小区。

小破车最终停到了一个别墅的车库门口,脏兮兮的大众和高档的别墅格格不

入。浩哥带我进了别墅,并没向想象中电影里一样大把的马仔环绕,别墅里只有

一个穿着随意的高大男子迎门,上楼的过程中也只见到一个保姆招呼茶水。

六爷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一些资料,黝黑的皮肤趁着更显花白的头发,身

材不臃肿,穿了毛衣和西裤。

据我所知六爷大概五十多岁,跟我父亲的年纪相当,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并不

似黑社会老大的做派,更无中年大叔的颓废,却有点商场老总的风范。

见到浩哥和我,六爷示意我们坐下。

“你的事,小浩都跟我说过了,年轻人有前途。”

“六爷,我已经……”

“哎~~~ 跟小浩一样,喊六叔就行了。”

“哦,六叔,我……准备回老家去了。”

“怎么就走了呢?”

“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想回家就是。”

六叔转过头来用下巴指着浩哥说到:“小浩啊,你下去跟陆子去车库看看,

新来的,还得你去出。”

说完,浩哥诶了一声,就下楼去了。

六叔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到:“小浩几斤几两我清楚,除了能开个车,狗屁

不是,他跟我说你是他的人,我就知道这小子放屁。”

六爷说到这里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你这孩子不错,跟着六叔混,早晚出头。”

我明白六爷的意思,我不动声色的干掉了老钱,再经过浩哥一番添油加醋,

故事传到六爷耳朵里,认定了我是个传奇的人物,所以他想提拔我,难怪浩哥一

路上冷漠了很多。不过我去意已决,不想再淌黑社会的水了。

“六爷,额不,六叔,我不是那块料,之前都是误打误撞,整老钱,就是为

了救我媳妇儿,现在他倒了,我也不想惹别的事了。”

“哈哈哈,这个钱立本,不过是个得势的小混混,你将来比他行。”

“我不想过得提心吊胆的,我就想回家过个小日子。”

这话说的六爷脸色有点沉,不过也没再多劝。

“你家是哪的?六叔别的不敢说,吉林到哪都有几个兄弟,回去有什么事,

提我都管用。”

我不知道这话是在吹嘘自己,还是在恐吓我,告诉你,只要你在吉林,都是

老子的地盘。

“松原……”

“哦,那关系更近,六叔以前在松原摸过道,黑白都有人,你干了钱立本,

也算是帮了六叔,回家之后只要有事,提六叔也好使。”

“不敢麻烦六叔。”

“诶,六叔那你当兄弟,你就别客气了。”

听到有人上楼,话题也没继续了。那个叫陆子的大个儿上来说了句“小浩出

货了”然后六叔向我摆摆手,于是我便退出了六爷家。

浩哥去给六爷出货,我回去的时候是自己打了车。

第七十二

章离开长春之前的这几天,差不多每天都在和咏莉的缠绵中度过,

干妈丽姐偶尔来个电话问问,可是无法挽留我二人的归乡之情。

十一月初,没下雪,干冷的很,站在火车站的月台前,我给咏莉整理了一下

棉衣帽子。苗苗还是不怎么理我,心情好的时候叫一句叔叔。

“喂,你好。”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小……晨?我是六叔。”

“哦……哦……六叔,您有事?”

“啊,我听说你家是松原的?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嗯,对,松原的,这不正……已经回来了。”我不想再跟他们纠缠,于是

就说已经到家了。

“嗯,我在松原有点生意,你要是有兴趣,帮我管管。”

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追到了松原,不过听口气,他并没太勉强,我不好太决

绝。

“哦……您要是有吩咐,您直接说,您找我是看得起我,但是我还年轻,怕

不是内快料……”

“行吧,你要是想通了,就给我个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咏莉看我心事重重,也没多问,带着孩子上车。

咏莉家原来是长岭县的,家里已经没啥走动的亲戚了,她妈妈在她爸爸去世

后,本来靠着她爸爸那点积蓄想开个小卖部什么的过活,可是咏莉很孝顺,她在

长春很能赚钱,所以每个月都会给老人打一千块,所以老妈在家不做事,而咏莉

又不想让她妈妈知道她在长春的辛苦,就留她一个人在松原住。

回来的这几天,我们找了个熟悉的地方租下,计划着把她老妈从养老院接出

来。而我在盘算着如何用手上仅有的这二十万干点什么。

这次回家我没跟家里人说,也暂时不准备告诉他们,可是在松原认识的人多,

纸里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知道。

说起来,我和咏莉,基本上什么都不会,我大学刚毕业,处事尚浅,除了大

学学的那点自动化的专业,别的不会做,而咏莉在夜场做经理,吃香的喝辣的,

要她做辛苦,她也做不来。

在家里沉寂了一段时间我硬着头皮出去找工作,可是这小小的松原市,能提

供的只有些4S店经理、麻将厂客服、化肥厂销售什么的,工资也是只有可怜的七

百多。而咏莉背着我找了个市中心家乐福超市的摆货员的工作,这让心高气傲的

我一下子接受不了,怎么说我们在长春也曾是风云人物,怎么到了家,就成了扫

地大妈的级别。为此我跟咏莉吵了一架,吵过了,依然要面对现实。

第二天,咏莉没理我,自己早起去超市上班,在被窝里看着她在毛衣外套上

超市的红色T 恤,又穿上羽绒服,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蒙上头,假装没醒。

咏莉出门后,我也起床准备着自己的第7 份面试。

作为一个工科男,什么销售经理、培训客服什么的通通地不要,硬着头皮投

了一些技术人员的岗位。今天这个是农具厂设备管理员的位置。这个听上去跟我

上一份工作保材厂自动化管理员有些相似,面试也很顺利,除了工资勉强过了一

千之外,不太顺心的就是离家太远。工厂大都在郊区,我们住在市区,以后每天

上下班要辛苦了。

本以为还可以像之前一样混日子,每天去看一下车间就行了,谁知道这个农

具厂不好混。每天都要定在岗位上,而且车间的机器老化的很严重,也不是自动

化的,这个设备管理员更多的需要的是对机具修理有些门道的人,这我哪行,上

班没几天就快坚持不住了,每天一身的机油,还被厂里的老工人挑毛病。好在回

家之后有个温柔的老婆,咏莉看到我正常上班以后,对我更加关心,她觉得一个

能踏实上班赚钱养家的男人是靠得住的,我也不再嫌弃她超市的工作。

可是辛苦的工作却耽误了夫妻的感情,自打上班开始,我和咏莉就没做过爱,

每天累的不行,即使咏莉脱光了在我面前,我也提不起精神来。

临回家之前,干妈丽姐给咏莉塞了一堆的情趣丝袜内裤玩具什么的,就没拿

出来过。而繁重的工作也让我越发支持不住。

终于,一次错误的调试,让整条流水线停工了大半天,被副厂长骂的狗血喷

头,我顶不住压力,饮恨辞职。

回家的路上,我能感受到一丝泄压之后的畅快,可是带来的又是无尽的惆怅。

我还年轻,我本该属于大城市,本该创一番事业,本该享受热闹喧嚣,而不

是在这小小的工厂混吃等死……

“喂,浩哥,内个……你帮我问问,六叔上次说的松原这有个啥事,让我做

……我想看看吧……”

“哦,行,我问问啊。”

回到家,咏莉还没下班,自从她去超市上班,每天晚上要九点多下班,比我

回来还晚,到家有饭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晚上我跟她说了我辞职的事,她没怪

我,只是无奈的安慰了几句。生活上,这个熟女比我有担当,亦母亦姐的照顾着

我的生活。

第二天,得到了浩哥的回复,说是会有人来找我。这个人没让我等太久,只

是隔天就来了。

第七十三章

来人竟然是王海,他开着我寄存在他那里的老王留下的桑塔纳,

带着他老婆小慧来的,意外之余,也有些惊喜,毕竟熟人让我亲切,比一个莫名

其妙的黑道大哥靠谱。

我留王海和小慧在家中,中午,贤惠的小慧做了一大桌饭,只可惜超市上班

的咏莉是吃不到了。

王海稀里糊涂的带来了六爷的安排,他的介绍磕磕绊绊,总算是说明白了来

意。

松原市接壤大庆、哈尔滨,众所周知大庆是石油王国,却不知松原临近大庆

也是石油大市。看似忠于老一辈革命风范的六爷早就不再执着于江湖的义气,而

是转作“正经”生意,而他的手并没在长春放开,而是在周边的城市县城展开。

房地产、加油站、制药厂这些近年来火热赚钱的生意,六爷都有投资,而说到松

原,是他最大的一个烦恼。

私人不允许开油田,可是你打着国家的名义开采就不一样了,搞定当地政府

只是小意思,只要你能挂上国企的牌子,就可以开采。于是六爷挂上了吉昌石化

的牌子,在松原新余乡包下了几个小油井,开采出的石油,一小部分比例交给石

化公司,剩下的自己消化。

私人油田和私人煤矿差不多,都是辛苦活,招工干活,找人管理,可是六爷

的油井却管理不善,之前在这里管理的是他侄子,浩哥的堂哥,那小子本来挺有

本事的,可到了油田上却频频出事,大概是有人背后捣鬼,不是井喷,就是漏灌,

几个月前,因为和工人争执,扎死了一个人,因此进去了,油田也几乎面临歇业。

六爷明知道是有人捣鬼,可是宁可不开工,也不出让,所以拖了几个月,油田基

本上是天天在亏钱。

这次六爷找到我,是希望我去管理这块,他知道王海和我都是松原人,所以

特意安排王海来给我当司机。这事儿我并不排斥,王海一说我就有了兴趣,这不

是伤天害理的犯罪,虽然钻一些法律的空子,但是出了事是老板担着,小小的经

理不会怎样。当然难度还是有的,六爷的得意的侄子都没搞定,我很难压得住人,

是个不小的挑战。可是看到我如今的处境,我宁愿去尝试做有挑战的事,而不是

忍气吞声的平凡生活。

六爷并没有准备被回绝的选择,王海来了,就是说你不干也得干,正合我意。

我和王海又聊到了晚上,晚饭又是小慧做的,她可比咏莉还能干。等十点多咏莉

回到家的时候,我已经把王海和小慧留在了家中过夜。

苗苗是住校的,我们工作忙没时间照顾她。家里是两室一厅,苗苗的房间今

晚腾出来给王海两口子睡。

我和咏莉说了这件事,她没有表达出同意或者反对,只是提醒我这活不好干,

我也明白她,她大概还是觉得我太年轻,会浮躁,而她如今也希望有个稳定的家,

只是不愿意看着这么年轻的我放弃理想。

半夜我睡不着,想着即将到来的挑战,心里痒痒的。起来尿泡尿,却听到苗

苗的房间里,王海和小慧还在激情的碰撞。这让我想起当时王海趴在丽姐身上猛

烈肏屄的情形,这个彪悍的男人,精力无限,一晚干几个小时不是问题,如今也

只有小慧这样如狼似虎的女人才能满足他。想到此处,却又叹息自己的不满,已

经快一个月了没跟咏莉亲热了,真是过得没意思……

第二天,王海便开车载我去油田看情况,咏莉却不放心我这次选择,早上起

来还是去上班,我留下小慧在家陪咏莉,这次去可能要在油矿上待几日,安顿好

情况,再接她们过去。

……

油矿在马字村,大概在平安县北40多里地的地方,这次绕过老家,直接到油

矿来,别有一番滋味。

从301 省道下来,是一条破旧的土道,虽然年久失修,但是由于经常过大车,

压的又宽又平,最近几天没下雪,还算是好走,经过马字村,越往山上走,路况

越差,过了水库,就见到一片开敞的平地,被栅栏围了起来,临近大门口,能看

到一个比村里建筑新的多的二层楼,旁边还有一个大烟囱,那里就是油矿的大本

营。再走进些,看到大门上挂着四个大字“吉昌石化”。

这小小的油矿被称为三号田,所管辖的是下面7 个油井,其中给一个由于技

术问题,已经停产了。而目前这剩余的6 个油井,平均每天能出40多桶原油,按

当时市场上的原油价格能在350~450/桶,6 口油井一天就能出将近10万的毛产值,

这个数着实吓了我一跳,这种实力不是老钱这种毛头小子背地里卖点粉能比的。

当然10万不是那么好赚的,扣除设备和成本,在去了给政府的那部分比例,老板

所剩的也就是三四万,年收入千万不是问题。

这个买卖是六爷花了大价钱从政府那里套来的,也是六爷最依仗的来钱道,

他派了自己最信任的侄子来管这块,可是油田自入手到现在三年,几乎没正常营

业过,产量从没打到过预期,再加上遇到的一些问题,打出来的油能维持日常开

销到现在也实属不易。

这难度之大又让我发毛。

第七十四章

车子开到门口,才见到一个人从二层楼里快跑出来,到门口。这

人叼着一根手卷烟,皮肤黝黑,有点驼背,约莫60来岁,一口豁牙,头发也不多,

穿着脏兮兮的中山装。他站在门口不开门,问着来人是谁,王海从车里掏了一个

信封出来,扔了过去,大声喊“六爷派来的”。

老头捡起来信封,拆开来瞅瞅,忽然脸变得笑呵呵的开了栅栏门,王海把车

开到院里,在小楼门前停下。这时我才看出来,这小楼其实不小,约莫一层也有

一千多平,而且楼层很高。

我们跟着老头上了二楼,开了一个大办公室的门,王海引着我到老板椅上坐

下,老头跑出去叫了几个人进来。

“这是李总,来接替严总(六爷的侄子)的。”听到王海如此介绍我,又立

在旁边俨然我马仔的样子,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这小子自从看到我办事的风格,

就开始对我毕恭毕敬了。

眼前的这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听了王海的介绍连句话都没有,为首

的这个老头已经够猥琐了,后面几个人的形象就更没法看了。

“你们都介绍一下情况,兄弟初来乍到,以后还仰仗各位大叔大哥关照。”

我嘴上客气,却给他们一副眉头紧皱的表情。

于是几个人笨口拙舌的自我介绍了一番。

进办公室的一共是7 个人,开门的老头叫唐大癞子,本名叫啥不知道,是马

字村本地人,他在这里就是个打更的;第二个叫葛文柱,人都喊他柱子,这小子

也是平安县的,个子很高,年纪不大,看着比王海小一点;下一个叫馒头,本名

挺绕嘴的,没记住,大约三十五六的样子,长得是胖乎乎的,也是平安人;后面

三个是一家的兄弟,姓温,叫大毛、二毛、三毛,也是三十左右,长得都挺壮的,

是从关里来投奔亲戚在这打工的;最后一个是老赵,五十来岁管后勤的,顺便给

大伙做饭。

看这几个人没一个是关键人物。于是详细问询了一下矿上的情况,原来油田

本来计划着每口井10个工人,预计招到80到100 人,当时给出的工资是一个月3000

多,这已经是很高的标准了,所以招了很多人,可是因为经营的问题人越来越少,

产量也越来越低,如今油田停产已经几个月了,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不舍得离开,

每个月拿着几百块的基本工资在这看设备。

距离过年已经不到两个月了,这几个人在矿上干的时间长,想把今年的奖金

领了再回去,所以每天在这混日子。

其实矿上还有几个关键人物没出现:副总经理杨明,也是油田总队长,钻井

技工出身,原来在大庆石油做队长,后来被严旭(六爷的侄子,严总)挖过来做

副经理,管技术,自打油田停业,他就很少来矿上。会计胡涛,原是平安县政府

会计,后来到马字村当村干事,因为油田跟政府有协议,收成的15% 交给村政府

(这还不算交给石化公司的),所以他们派了胡涛来做三号田(简称三田)的会

计,这个胡会计也很少来矿上,但是他就住在马字村,而且每个月要来给这几个

工人发工资,所以每个月都会过来。赵爱国,车队领队,他的权利可不小,掌管

着车队,不是一般人,他是严旭带来的人,毕竟车队这种经济命脉要掌握在自己

手里,赵爱国在严旭出事以后就回了长春,车队上的事也交给他哥老赵管理,就

是后勤那个老赵,到后来车队不出车了,车队的司机也都没影了。最神秘的是一

个叫平哥的人,原名叫骆嘉庆,为啥叫平哥,没人知道,这个人在矿上没职位,

但是管得事不少,他早先也当过石油工人,但是不懂技术,矿上大小事情都有他

出面,像是工人协会的会长,但是又好像跟领导穿一条裤子,除了车队管不着,

其他的只要主管不在他就说了算。矿上的员工大多数都是按月结算工资,年底再

发一部分奖金,工人们见三田没发展,早就跑了,可是这个平哥却时不时就来溜

达一圈。

如今三田的这几个人基本上就是看设备打更巡逻,没事打打牌,看看电视,

这帮人里面算是老赵有点官职,可是也不怎么管他们,只是偶尔叫几个小子过来

帮他擦擦设备,检查一下油井。

中午到食堂吃饭,空荡荡的食堂就这么几个人吃饭,老赵蒸了一锅大馒头,

菜就只有腌豆角炖肉和渍蒜,我叫躲在旁边桌上的人一块到这大桌上来吃,才勉

强凑了这么一大桌人。可是个人都只守着自己盆里的菜低头吃馒头,唯有老赵和

唐大癞子跟我应和几句。王海吃得惯这农村饭,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饭,说要去给

车加油,我便让他去了,几个傻小子本来早就吃完了,不敢下桌,看见王海跑了,

也跟着下桌了。于是桌上就只剩下唐大癞子和老赵陪我。

这顿饭也没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老赵虽然圆滑一点,不过对我不冷不热的,

倒是老唐还听热情一些。从他俩身上能了解到的,只有严旭出事的前后。

当时三田的产量一直在走下坡路,主要问题是设备老化,总出问题,而且车

队还老出事,总是因为超载和非法运输被罚款。夏天的时候,2 井喷油了,平哥

带着几个人去封堵,一个工人不小心就掉进去了,然后捞出来的时候已经憋死了,

这个工人不是本地人,可是出事的第二天,就来了一大帮死者家属跟严旭要说法,

按说油田不像煤矿危险系数这么高,矿上死人也是头一次,严旭为了平事也就给

了家属几十万赔偿。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家属刚打发走,一队和三队的工人

集体要闹事,说是要么买保险,要么给加工资,后来参与的工人越来越多,带头

的工人就和严旭发生了争执,具体严旭是怎么扎死了那个叫姜翔的工人,就说不

清了,这几个都不在第一现场。这个姜翔是马字村本地人,他的家属把严旭告上

法庭,严旭以意外杀人罪被判了十年,赔偿了死者几十万,二审的时候六爷搞了

关系才给他减刑到两年。而后三田没人管,工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第七十五章

看来留下的这些人是指望不上了,不过这几个傻小子一看都是憨

厚老实的人,留着可以当苦力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几个关键人物搞定,好

了解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午饭过后,老唐带我到大办公室旁边的一间小屋,是个老板休息室,里面有

一张铺的还算整齐的床,只是空旷的房间没多少东西,楼层很高又显得房间更加

空旷。

下午四点多王海才晃悠悠的回来,原来加完油,他本来想去村里买点下酒菜

啥的,结果这村子实在太落后,像样的小卖部都没有,只买了点花生和虾条,都

是小孩儿吃的零食。三田的小楼里又自己存的白酒,王海知道我不喝就特意在村

里又买了两瓶啤酒。我叫他去搬张床来,跟我在这屋睡,然后叫上老赵去下面油

井看看情况。

6 口油井相隔的都不算远,但是对于步行还是有些距离,老赵起了个三驴子,

带着我赚了一圈,井口都封了,压油机用塑料布都绑了起来,每口油井旁都有一

个小房子,里面是分离器的操作间,工人们每天都要来查看一次压力表,并且看

下油罐的安全情况。

矿上现在只停了一辆运输车,车主人就是赵爱国。这个赵爱国不喜欢留在这

里工作,所以严旭一出事,就跑回长春了,车队也就地解散。这小油田没配置自

己的车队,车队是连车带司机招来了,只有那一辆是自己的。老赵是赵爱国的哥

哥,所以也算是能信得过的自己人,这个人有点不苟言笑,做事倒还算认真,总

是带个套袖,清点设备的时候很认真,都拿个本记着。据他介绍,三田现在这些

设备每天的保养费用加上给石化公司的租赁费用都要几万,所以,油田一天不开

业一天就赔几万块。

看了一圈也到晚上了,又该吃饭了,这队上的伙食实在是差,中午因为我的

到来,老赵才在腌豆角里放了肉炖,晚上就只有炒白菜和土豆丝了,主食依然是

大馒头,不过看柱子这帮人吃的来劲,我估计这还算是改善生活呢。

王海弄了一袋花生当下酒菜,跟老唐各自喝起了队上的白酒,老赵虽然是酒

的主人,自己却不喝,我喝了瓶王海买来的啤酒,聊着聊着最后又只剩这四个人

在桌上。聊得内容基本上都七大姑八大姨的家里事。

这个老唐是马字村本地人,是个老光棍,家里就自己一口人,没儿没女,这

人好喝酒,年轻的时候家里条件差就一直没娶媳妇,熬到六十多岁,当时三田开

工的时候,他侄子就托胡会计把他带上,胡会计知道这老头身体好,除了喝点酒

之外没啥偷鸡摸狗的毛病,就抓来打更了,一个月才给300 块钱,管他吃住,他

还挺高兴。

老赵就沉默多了,他跟他弟赵爱国是长春榆树县人,早年带着他弟弟在一汽

上班,后来他弟弟跟着严旭出来混,他到后来和老婆离了婚又下了岗,自己孤苦

一个人,被赵爱国带着进了三田做保管。

王海喝到嗨,也跟这俩人攀起了亲熟,什么他大姑父的妹夫是马字村人,还

跟老唐喝过酒,乱糟糟说了一堆没用的。

油田不愁取暖,大冬天屋里的暖气烧的火热,由于矿上就这么几个人,老赵

也只开了二楼几个房间的暖气,我的休息室和办公室,外加老赵的房间和几个傻

小子的宿舍。老唐和几个傻小子住一个屋,上楼的时候路过看了一眼,并不是很

多人挤在上下铺,而是偌大的房间里一个大通铺的床,只见一屋子老爷们儿全都

惹得光着膀子,年龄最小的三毛还光着屁股。这里本不是宿舍,因为集中取暖,

才把这几个工人挤在这。

晚上我在房里也热的睡不着,王海倒是光着身子呼呼睡着。于是我穿上衣服

自己到经理办公室坐一会,看看这里的文件。不过我哪懂这些东西,别说这账目

不知道准不准,就算有纰漏我也看不出来。

只是看账目的时候,发现三田正常营业的时候,每个月都有一笔叫做调节费

的费用支出,数目是10万元左右不定,支取人是骆嘉庆,签字人是严旭。

次日天降大雪,冬季本来就不适合开采,所以三田荒了几个月,石化公司是

不过问的。

由于前一天太无聊,看了会儿账目就回来睡了,所以这天早上起的很早,出

来到食堂的时候,只见一个男子在和老赵说话,柱子他们早就吃完了上油井扫雪

去了。这男的大概三十五六岁,头发捯饬的有型,踩过雪的皮鞋也擦得铮亮,穿

着羽绒服看不出胖瘦来,个子也有175 左右。

见我过来,老赵介绍到:“李总,这就是昨天跟你说的嘉庆,人都喊他小平。”

这个平哥看我时,也是一脸诧异,尽管我使劲打扮得成熟些,不过这稚嫩的

皮肤和年轻的气质还是让人一眼看出年纪不大。

“呦,李总,哎呦没想到这么年轻。”没等我开口,这个平哥主动过来弯腰

点头握手。

“见笑了,平哥是吧,这是过来有事还是?……”我也申过手去稍微摆了点

老板派头。

“啊,没事,我经常来队上看看,有啥忙活的,咋地也是队上人不是。”

话没说太多,只是尽量留他在队上吃午饭。这个平哥到底是得到了消息来看

情况,还真是没事来看看说不准。平哥没有接受挽留,而是留了句“啥时候开工

好叫他”,就匆匆离开了。

第七十六章

来三田一周了,几个住在队上的人实在没啥深度可挖,给咏莉打

了几次电话,只说这边还没安顿好,叫她不要担心。可是再这么没结果,六爷对

我的信任可就大打折扣了,不过还不着急,这大冬天的本来也不是开工的好季节,

再说六爷得力的侄子都在这折了,我刚来不可能一下子把道捋直了。

这几天没事就叫王海开车载我到村里转转,这马字村不大,拢共一百多户400

多口人,三田工人最多的时候也就是80来个人,有一半都是马字村的。根据老唐

的介绍,见了还在村子里准备过年的工人,他们的态度就是,反正三田开工,他

们就回来,要不过了年就出去打工了,不过回来开工可以,工资得加。

这些工人都有点狮子大开口,原来普通工人工资是2400到3000,可是经过严

旭的事,他们非要加1000才肯,这就不地道了,这些人都是村里农民,出去打工

怎么也赚不到这么多,3000已经是长春普通白领阶级的薪水了,虽说还比不上石

化公司的正经员工,但是这些土八路没技术含量,危险系数也不像煤矿那么高,

凭什么要那么多。不过也不用在意,专业技术人员搞定,普通工人还不好招。

队上原来一共16个专业技工,还不算杨明这样的负责人,这些人可都是正经

在石化公司挖过来的,你这里不干,别处有得是人要。如今,除了几个准备在家

过年的,有一大半已经在别的油矿上班了。想把他们挖回来,还得靠杨明。

这个杨明不是本地人,好像是黑龙江人,是严旭特意从大庆石油挖过来的,

当时给他开了30万的年薪,如今三田停业,谁也不知道他在哪,老赵给我他的电

话,只是这段时间还没搞清楚情况,我还没联系他。

最后一个胡涛,他是平安人,在县里当会计好几年一直没上升的机会,后来

在马字村当书记的老舅叫他来村里当干事,虽然级别是下降了,可是他老舅的计

划是让他过两年就升村主任,等老舅退休了,就扶他做村书记。别看是个村官,

可是天高皇帝远,村里他就是老大,而且这个马字村是个肥村,因为有资源,有

矿产,所以油水多,于是没来村里多久,他就被委派到三田做会计,同时还做村

干事。如今三田停业,他应该在村里才对,可是这一周来的巡视,他根本不住在

村里。不过马上过年了,年底结算,这个会计不可能不露面。

目前可以发展的就只有平哥,上次见到这小子,很注重仪表,我料定他是个

风流的人物。不过在几天的走访中了解到,他家里有老婆孩子,虽然平时见他说

话轻佻浮夸,不过没听说他跟哪个女人有点啥事。

队上的伙食不好,我跟王海经常来村里找吃的,这小村子哪有什么饭店,我

俩也只是在小卖部买点乡巴佬蛋、香肠、方便面什么的回去对付。

这六爷人狠话不多,叫我来当经理,除了那一封介绍信外,没给别的。王海

临走时加的一箱油都是蹭浩哥的。到这来,到底给我多少钱没问,每个月三田的

开支和结算没问,稀里糊涂的办事,到现在我和王海的生活费都是我在掏钱。

村里有一个大的小卖部,是村子媳妇开的(村长不是书记),卖的东西比较

朴实,挂面、烟酒、扑克和一些蔬菜。反倒是村东头有一家小卖店,一个小寡妇

开的,卖的零食啥的多一点。村东头原来有个小学,后来学生少被合并了,所以

这块的小卖店卖很多孩子吃的东西。

这天又赶上下雪,天气很冷,我和王海中午不想回去吃,就又到村东头的小

卖店,准备买点吃的回去,发现这地方竟然就是平哥家对门,就在这附近瞅了瞅,

回来的时候,雪下得太大了,这破桑塔纳死活启动不了,干脆在这小卖店吃点得

了。

这小卖店屋里只有一半是玻璃栏柜,里面零星的摆着一些零食,屋子后一半

是小寡妇自己家的客厅,里面还有两个屋,一个屋是小寡妇带孩子睡,另一个屋

好像是她公公睡。

我和王海重返小卖店,跟老板娘借了两张小板凳,掏出刚才买好的白酒和香

肠,就这么吃。天太冷了,王海还行,他喝点白酒暖暖身子,我不喝白酒就受不

了了,啃着冷香肠实在难受,就跟老板娘借碗和开水,想泡包方便面,这寡妇老

板娘倒是热心,说干脆我给你拿屋里煮得了,王海也不客气,又要了三包方便面

一块煮了。老板娘煮好了端了一个大盆过来,叫我俩到她自己的饭桌上吃,正当

王海一筷子捞了一大碗面往自己碗里盛的时候,我看到一旁啃馒头的小姑娘馋吧

吧的看着香喷喷的煮方便面。这小姑娘是老板娘的女儿,正赶上她们也吃午饭,

这孩子羡慕我们盆里的方便面,我反倒羡慕她手上的大馒头。

“姑娘叫啥名啊?”

“慧慧。”听到小姑娘名字也叫慧,王海差点没呛到。

“慧慧,叔叔跟你换好不好,你给叔叔吃馒头,叔叔给你吃面行不?”

小姑娘当然高兴,只是话音刚落,老板娘一个瞪眼让委屈的小姑娘差点飙泪。

“哎,嫂子,没事,孩子想吃,给他吃呗,我就想是馒头。”看来虽然这小

寡妇自己开小卖店,可是家里的零食却不随便给自己孩子吃。

“那能行么,你们这花钱买的,俺家这破馒头能值么。”老板娘又不好意思

的回绝。

“没事,我就想吃馒头。”说着就盛了一大碗面端到孩子面前,又接过她手

上啃了一口的馒头,老板娘赶忙把孩子的馒头抢过来,说要给我拿个新的。新的

也是昨天蒸的,已经熘得发黄的馒头,只是没咬过整一个。我就着老板娘家的白

菜炖豆腐和大酱,吃了两个馒头,又看到小姑娘和王海平分了那一大盆四包方便

面。

临走的时候我又给老板娘扔了十块钱,老板娘死活不干,说方便面一块钱一

袋,不能收那么多,一阵推搡,终于收了五块钱,这才离开。

车开不了,大概是冻了,王海会修,但是没工具,只好走着回队上,明天再

下来修车。

第七十七章

回去的路靠脚力果然还是很远,第二天王海带着工具下来修车,

我本来是不想来的,不过回味于小寡妇老板娘做的白菜炖豆腐,还是跟王海一起

来了。

车子冷却液冻住了,输油管也冻裂了,王海搞了一上午才搞好,中午又到小

卖店买吃的,不过这次我干脆跟老板娘说让她给我俩弄俩菜,我俩多给钱。老板

娘犹豫了半天,说自己哪会做饭,我磨了半天说就爱吃这农家菜,她才赶紧出去

二斤肉和一些贵菜,就是去村长媳妇开的“大”商店买的。炒了个芹菜肉片,又

炒了个西葫芦鸡蛋,这都是大雪天比较贵的菜,临走的时候,只收了我俩20块,

还说这都赚了好几块了。

小寡妇的手艺确实比老赵好太多,于是我和王海经常来这打牙祭,不过我除

了来改善伙食,更重要的是向小寡妇打探对门平哥的消息。

小寡妇介绍,这个平哥的老婆比他小好几岁,如今孩子才4 岁,还没上学,

平哥自己在外面挣钱,老婆和孩子就在家,老人又没和他们住,所以平哥的老婆

属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平哥这段时间,没出去打工,可是却也不怎么待在家,

基本上每天白天就出门,具体干啥去,不知道。

我掏了一百块钱给小寡妇,叫她帮我盯着平哥,最好知道平哥白天去哪了,

都跟什么人来往,小寡妇开始不同意,又说不能跟踪平哥,我就叫她只要留意平

哥在家的时候有没有人上门就行了。

……

元旦刚过,我又来小寡妇小卖店打牙祭,这次我是自己来的,王海说回趟家,

这个月没事他就开车回老家永新乡,不过我特意叫他不要把我来马字村的事告诉

家里人,所以他回家没跟我姐夫和家里人提过我。

正当我进了小卖店门的时候,就听到小寡妇哭哭啼啼的从屋里端着盆出来,

屋里还传来老头骂骂咧咧的声音,小姑娘躲在饭桌前不敢哭出声。

看我进来,小寡妇满脸泪花却没理我,端着一盆臭烘烘的水去后院倒了,我

走到后屋的门口,才看到一个枯瘦的老头光着屁股穿着棉袄,躺在炕上,头枕着

被和,腿劈开着,鸡巴晾在外面,炕头和地下有点湿,还有点屎,臭烘烘的裤子

仍在地上,看来是等着小寡妇过来给他擦,给他洗。

我没走进去,出来问小姑娘咋回事,小姑娘趴在我耳边解释,是她爷爷拉裤

子了,她妈妈在给爷爷换裤子,爷爷就骂她妈妈。这混乱的场面让我不愿意久坐,

于是出去转转。

刚下过雪的天干冷干冷的,走在路上老远就瞅见平哥打南边过来回家,我穿

了羽绒服,特意把帽子绑紧,平哥没认出我来,擦身而过之后,我又转头从后面

跟着他,可惜没啥结果,平哥只是回了家。

平哥家的小院院子不大,可是用红砖砌的围墙很新,看上去很干净,正对小

寡妇家的小黑铁门贴着两张门神。本以为没啥收获,却不料这平哥没在屋里待多

久,就又出门来,往村南头这边走,于是我又躲了起来,跟在他身后。

平哥来到村支书家,敲村支书的门,这村支书就是胡会计的老舅,今年才五

十多岁。大铁门被平哥敲的当当响,终于来了一个老娘们儿开门,我猜是支书的

媳妇,把平哥让进了院里,我就没得看了。

难道这平哥真的跟胡涛有事?

本来我就怀疑胡涛这小子,这么多天的走访,似乎有消息说是村支书不满意

三田给村里的分成,想要严旭再多分比例给村里,当然这多要的部分多半是村支

书中饱私囊,所以胡涛在背后捣鬼是很有可能的,如今看到平哥来私会支书,估

计他们有勾当。

胡涛的老舅在村里当支书十几年了,在村里根基很深,他对村里人还不错,

三田分下来的收成,他给每户一年分上2000多,所以村里人都念他的好。村长就

没那么稳固了,十几年里换了好几个了,其实是大家都不愿意当,如今的村长叫

贾志光,大家都叫他贾村长,这个贾村长还真是假村长,他本来家里条件不错已

经搬到平安去住了,可是马字村开了油田,他花钱捐了个村长,想回来捞点油水,

岂不知这油水都被支书捞了,自己没实权,还没油水,所以过得挺没意思的,不

过钱都花了,这官不当白不当,于是他让他媳妇开了个小卖部,垄断了村里的白

酒和烟的销路,也是唯一一家可以买菜的地方。

不过单凭平哥来找支书一事,就说他们有猫腻还太草率。平哥在队上有威望,

相当于工人协会的主席,脱离杨明和严旭的领导班子,所以如果是他在背后策划

行动,确实方便,可是蛊惑工人们罢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最后出了人

命,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这胆子的。再说三田背后的事不只是工人闹事这点,

之前车队的事,设备的事,绝不是平哥一个人能策划的。但如果加上胡涛就不一

样了。

在村支书家门口徘徊了半天,不见平哥出来,我冻得有点受不了了,赶紧回

小寡妇家走。

中午到小寡妇的小卖部,赶上那么一档子事,没吃上午饭,这都快5 点了,

饿得不行,再回来时候,小寡妇已经开始做晚饭了。她已经熟悉了我和王海来蹭

饭,每次都给她个20块钱,拿这里当饭店一样,这次看我来,她又特意去厨房里

多炒了个鸡蛋。端菜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屋里的老头闻到了炒鸡蛋味,又骂上小

寡妇,说她给野男人做饭,骂她是浪货。小寡妇听了也只是关上门,偷偷地抹抹

眼泪。

每次和王海来,都只是匆匆的吃个饭,买点零食,所以从没赶上老头骂小寡

妇的,这次撞见,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经常地骂。

第七十八章

小寡妇本名叫张秀琴,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挺一般的,还稍微

有点胖,不怎么爱说话,干活特别利索,她爷们儿比她大了十几岁,年轻的时候

也是吊儿郎当的,还喝大酒,所以到了三十多还没结婚,于是经介绍,条件不怎

么样的张秀琴嫁给了吊儿郎当的老光棍。

这老光棍不会赚钱,全靠他这个老爹养着,他爹以前在乡里油粉厂上班,退

休的早,所以一直都又个几百块的退休金,这几年国家政策好,退休金越涨越高,

老光棍就靠着他爹的退休金娶了张秀琴,又靠他爹的退休金天天喝酒打牌,不务

正业,家里全靠张秀琴开个小卖店营生。大前年冬天,秀琴的爷们儿出去喝酒喝

大了,回家的路上醉倒在雪地里,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冻死了。所以家里就成了

小寡妇带着孩子照顾公公婆婆,去年她婆婆也过世了,留下了一个70多岁的公公

照顾。

晚上吃饭,见外面又下起了雪,就在小寡妇家多坐一会,这是第一次王海不

在,而且又跟小寡妇聊的时间久,小寡妇可能是白天委屈大了,把苦水全倒出来

了。

她这个公公,脾气很大,婆婆在世的时候就总是骂人,后来婆婆死了骂她更

厉害。因为家里就她公公有退休金,所以全家都指着老头过活,所以家里他说了

算。老头不是瘫痪,只是几年前得了一次脑血栓,其实已经好了,没啥事,可是

这老头癞在炕上不起来,非要小寡妇伺候他,小寡妇老实,而且没了公公,她也

不知道咋活,于是就特别顺从,可是老头有点过分了,吃饭要她喂,穿衣要她扶,

有时候还特意拉屎拉尿在裤子上,要小寡妇给他洗,拉的太脏了,干脆端洗澡盆

进来给老头洗澡,老头光着屁股让儿媳妇给洗澡不但不害臊,还对小寡妇动手动

脚的,不是摸她屁股,就是摸她扎。小寡妇敢怒不敢言,可是时间长了,老头变

本加厉,小寡妇有时候就会反抗,所以老头就骂她。

听到小寡妇自己介绍,想到老头非礼她的画面,颇有喜感,不过说到这里天

已经黑了,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回三田的路又不好走,让我颇有些为难。往常有

王海开车还行,这次我一个人,要走回去,没俩小时到不了,而且现在路况这么

差,很危险。

小寡妇倒不见外,说收留我在家里住一晚。这寡妇门前是非多,我是没所谓,

可是传出去,小寡妇的脸面还要不要,推脱了一番,可耐不住真没别的办法,于

是就应了。

这小寡妇家还真奇怪,明明家里就俩屋,老头占了一个屋,我正纳闷这晚上

怎么睡的时候,小寡妇从老头房里抱了一个枕头过来,叫我跟她姑娘睡,自己跑

到老头房里,跟老头睡。还真他妈乱。

话说才七点多的时间,她家竟然就准备要睡觉了也是奇怪,原来家里唯一的

电视在老头房里,平时不让孙女看,小寡妇没打麻将的爱好,邻居的老娘们儿嫌

弃她家老头,也不愿意来唠嗑,小姑娘更是没有消遣的事做,于是晚上大老早就

睡觉。

入乡随俗吧,本来一点困意都没有的我只好跟孩子一起进被窝。炕烧的很热,

小屋的炕上勉强能睡下三个人的位置,睡我和一个孩子绰绰有余。只见这6 、7

岁的小姑娘一上炕就脱了个精光,好在我没又恋童癖,不然这送上门的福利……

我把外衣脱了,穿着线衣线裤,睡在小寡妇平时睡的被窝里。这么早哪睡得

着,而且炕烧的火热,比三田的宿舍不差,我热得难受,又不敢晾着睡,只好脱

了线衣线裤睡,可是太早了,还是睡不着。睡炕的热让人喉咙干燥,我爬起来到

外面找点水喝。

老头的房间和小屋是对门,中间是过道,过道的一头是客厅,也就是小卖店

的栏柜,另一头是灶房,两个大灶各自烧着两个屋里的炕,我没开灯,摸到灶房

水缸,提起瓢就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凉水,肚子是舒服了,牙冻的疼。

这会也适应了外面黑洞洞的环境,眼睛稍微能看到一些东西了,走到房间门

口,听到老头屋里好像有说话的声音。

“爹你等会儿,外面还有人。”

这轻得像蚊子叫的一句话忽然把我打醒了。他们是在干啥,听到我开门出来

喝水,就没出声,于是我配合他们,假装开了一下门,然后立在俩屋的门口慢慢

靠近老头的门。

听到外面嘎吱一声的开关门,老头屋里立刻又有了声音。

“喝叱喝叱喝叱喝叱”只听到老头在屋里的喘息,女人却没动静。我在破旧

的木门上找了个板缝,偷偷把脸贴在门上,借着门缝看进去,屋里薄薄的窗帘挡

不住雪地里的月光。只见老头压在小寡妇身上,喝叱喝叱地自己在动,而小寡妇

则躺在那里并不配合,黑咕隆咚的看不太清,但是能看出来小寡妇是穿着线衣的,

老头也穿着衣服,看不清有没有穿裤子,却隔着被子在非礼小寡妇。

这个动作持续的时间很长,长到我感觉我只穿线裤的腿已经冻得发抖,才看

到老头停止了喘息,从小寡妇身上下来,这一刹那才看清楚,老头裤子脱下一半,

而他鸡巴顶着的位置是小寡妇挡住胯间的手。

老头滚下身,小寡妇赶紧用床头的擦屁股纸抹自己黏糊糊的手,然后爬起来,

准备下地出来。我赶忙蹑手蹑脚地回小屋,悄悄的爬到炕上。

冻得瑟瑟发抖的我,进了被窝这叫一个舒服,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七十九章

看过这乱伦的春宫场面,脑补着黑暗下流氓公公和可怜寡妇之间

的龌龊勾当,梦里也觉得这老实巴交的小寡妇也有那风骚的一面,梦着梦着似乎

她投入了我的怀抱,梦着梦着似乎小寡妇在跟我亲热,给我吹箫……

“啊,嫂子,你……你干啥……”猛然睁眼,梦中风骚的小寡妇竟在爱抚着

我的鸡巴。不对这不是梦了,是现实。

只见小寡妇跪在炕沿,屁股撅着,手撑在我的屁股旁边,另一只手掀开我下

半身的被子,伸到我裤子里抚摸我的鸡巴。

被我一句大喊,小寡妇吓得抽出我裤子里的手,手没撑稳摔在炕上,然后赶

忙爬起来,跑出屋去了。

再看窗外时,刺眼的阳光已经透过薄薄的窗帘刺得人眯眼。转头再看慧慧时,

这小姑娘还在熟睡。我看了一眼手机,才早上6 点多,不过农村人起床都早,想

必这小寡妇也是早就起床烧火点灶,可她又为啥爬到了我炕上,摸我……

她家的事太乱,再说我对这个长得一般的小寡妇没啥兴趣,这么莫名其妙局

面我还是趁早离开,以后少见,免得尴尬。

于是赶紧穿上衣服,口袋里摸了50块钱,扔到了栏柜上,小寡妇听到我从小

屋出来,从灶房里跑出来,不敢跟我说话,远远地站在走廊里看我扔钱,然后头

也不回地出门。

这一晚上的事,太蹊跷,太乱了。

虽说农村人起床都早,可是6 点多的清晨,村里还是非常安静,公鸡的打鸣

大概是早晨唯一的喧闹。我从小寡妇家出来,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到,说了闲话,

我倒无所谓,不过被人背后指点说我半夜敲寡妇门可不是好事。可是最怕啥就来

啥,刚出门就看到对面的黑铁门里出来一个男的,满是积雪的门口不像小寡妇家

门口的已经扫出一块干地。

男人推门很吃力,我正准备躲开他视野时,却不巧跟他来了个四目相对,意

外的是,出来的男人不是平哥,而是一个和平哥年纪相近且同样注重仪表的陌生

男子。

相互不认识,可是却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尴尬地背向而行。我不好意思的

自然是从小寡妇门里钻出来,而这男的难道跟平哥老婆……?

想到平哥昨天下午去了支书家,等了很久没出来,难道彻夜未归?不过怎么

想,平哥风流倜傥的形象也不可能跟五十多岁的支书媳妇有点啥事。

我往村西头走,这边是回三田的路,而平哥家里出来的男人却是往东走,平

哥家已经靠村东快到边了,再往东,没几户人家了,莫非只是邻居?

不行,我得瞅瞅看。于是转头回来想再跟一下那男人,却发现一眨眼的工夫,

路上已经没人了,正纳闷呢,只见平哥家的铁门又被推开了,里面探头出来一个

三十来岁的女人,披着个羽绒服,下神只穿了条线裤,趿拉着棉鞋,提桶出来倒

泔水。仔细看去时,这女人的容貌却着实惊艳了我,细眉杏眼,肤白唇红,娇小

的脸蛋搭配高挺的鼻子,乌黑的及肩发稍微烫了个卷,能看出稍微化了妆,但是

农村实在见不到如此清秀端庄的女人,嫉妒的讲,这姿色要胜过咏莉几分。

身材看不出,身高倒是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六不到,仔细观察,觉得不像东

北人大气的五官,有点江南妹子的秀气。这相貌配风流的平哥还绰绰有余,甚至

觉得平哥还稍微配不上这女人,刚刚那个男人就更配不上了,虽然跟平哥一样衣

冠楚楚,可是气质和长相比平哥要猥琐一些。

这女人倒了泔水也没看我,转身就回院里去了。跟不到人,算了,回去吧。

往回走,路过村长家小卖部的时候,看到他家隔壁卖豆腐的老于头在卖豆浆,等

着打豆浆的队伍排了十几个人,生意兴隆。我看到了老赵在队中,于是过去打招

呼。

这老赵给大伙做早饭,一般都煮个粥啥的,有时候偷懒就骑三驴子下来打浆

子,他拿了两个暖壶,打满了能够几个人喝了。

回队上的路上,我坐在老赵三驴子的后座上,手里抱着两个暖壶,细细一想,

从平哥家里出来的那个男人气度不凡,在村里不应该是个一般人物,于是便开口

问老赵。

“哎,老赵,我瞅见平哥家出来一男的你认识不?”

“啊?谁呀?”

“诶,个跟我差不多,小平头,比我胖点,眼睛不大,脸上有点疙瘩。”

“你这么说,我上哪认识去。”

“哎,不是,长得没啥特点,穿的挺板正的,黑色呢子大衣。”

“哦,那你可能说的是李伟。”

“李伟,干哈的?”

“李伟……就……小平贪家邻居,葛他家东面住,那小子在平安,给林业局

局长开车。”

“啊?林业局局长?”

“哎,县林业局,你以为松原市呐?”

“哦,那他还葛这了住?”

“不咋葛家住,他妈跟他后爸葛这住,他有前儿回来。”

……

关系又复杂了,老赵知道这个人,但不知道这个李伟跟平哥熟不熟,经老赵

介绍,李伟跟的这个林业局局长是个年轻的局长,刚上来没多久,但是老局长还

没退,虽然不在局长职务,可是握着实权,所以新来的局长没啥事干,而且经常

自己开车,所以这个李伟很闲,以前不咋回马字村,谁知道这半年经常回来。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大雪天路滑,老赵三驴子开的很慢,好在一路上没有太大的坡。

下午,回永新的王海终于开车回来了,给车加满了油,换了防滑车胎,买了

很多下酒小菜,带了几身衣服,最重要的是带来一个人。

他老婆小慧。这小子开车回家也就是俩小时的事,没想到他昨天早就到家了,

然后今天早上又去了松原接小慧过来。这小子火力太旺,几天没肏屄,估计憋不

住了,你说咏莉白天去超市上班,你白天在我家泻泻火不就完了么,你他妈把老

婆带队上来,哪有地方给你俩当炮房。

王海本来就比我大几岁,又是我姐夫的弟弟,虽然是我的司机,我也不好意

思当面骂他,再看长得跟老娘们儿似的马桂芬,就是小慧呀,哎,真没法说,说

多了好像我以小欺大。

虽然我也大半个月没回家,没碰过女人,可是早上见了平哥的老婆,再看别

的女人就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我没兴致,可是队上这几个老小光棍可就把持不住

了。这个小慧虽然是农村出身,长得又胖又老,可是毕竟在城里做鸡的,穿着打

扮都显出城里人的气质,擦了口红抹了香水,干净的白色羽绒服,紧身裤配高跟

皮靴,看得柱子几个人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这三田队上几个老屌丝,除了老赵是离过婚的老男人,其他几个都没结过婚,

估计连女人都没碰过,这柱子、三毛都是20多岁,也就忍了,大毛、二毛和馒头

都三十多了,三十多没碰过女人,还能受得了,更有打了六十几年光棍的唐大癞

子,这么多年怎么熬过来的……几次看到他们宿舍里已经撕得稀烂的情色杂志还

在被抢着看,不由得同情他们。

第八十章

小慧来到我和王海住的房间,放下了包,屋里热,她脱了羽绒服,

里面穿着紧身的包臀毛衣裙,丰满的身材尽显无余。晚上吃饭的时候,只见大圆

桌上,几个老小光棍盯着小慧大奶子看,饭都要吃到鼻子里了,王海还不高兴的

瞪了几个人一眼,小慧倒是没在意。晚饭吃着吃着又剩下了我、王海、老赵和唐

大癞子喝酒,这次又多了个小慧陪酒,王海拿出外面买回来的下酒菜,几个人吃

喝得不亦乐乎。这老唐毕竟比几个小光棍稳重,吃饭的时候没色眯眯的盯着小慧

看,可是喝了点酒这眼神也不正经了,老赵看出老唐的失态,叫他赶紧滚回门房

打更去,桌上就剩下四个人。

喝着喝着,话题还是不离村里的奇闻趣事,不过尽是张家长李家短的,没有

太大乐趣,当然最有意思的是一些花边新闻,老赵这人不爱传闲话,平时喝酒也

不多,这几天为了陪我和王海,酒喝得多了一点,才稍微说一点。

这平哥长得白净,又臭美,别看在油田干活,却打扮的很风流,传言他跟村

里很多女人有一腿,不过都空穴来风没有证据,人家老爷们儿都没说啥,别人也

只是瞎传,但是他跟村长媳妇就有人很多人说三道四了,很多人都说看到过平哥

跟村长媳妇打麻将的时候在桌地下捅咕脚丫子。不过老赵并没有提过这个李伟和

平哥媳妇的事,而且在其他人嘴里,对平哥媳妇的了解也只有不是本地人,平时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于平哥的八卦又给我整蒙了,他跟村长媳妇有一腿,那他

去村支书媳妇家里干啥?他又知不知道他媳妇和李伟的事?

酒后的聊天大部分都是废话,没啥用。晚上睡觉成了问题,我本想说今天晚

上在经理休息室对付一晚,第二天我把这屋腾出来给他俩住,我搬去办公室睡,

谁知道这俩二货晚上就憋不住了,看我没声了,以为我睡着了,就开始肏屄,开

始声音还小,后来被窝里已经盖不住他俩啪啪的声音,床也跟着嘎吱嘎吱地响。

而且你们知道王海的实力,没个把小时停不下来,小慧也是江湖老手了,没个把

小时她也到不了高潮,我假装睡熟忍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迎来了小慧的高潮,前

面她还忍着不出声,高潮时候大声的叫了好几声,然后才听到王海动作的停止。

停了之后竟然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还没等我睡着,就听到了王海呼噜的声音

……

第二天早上醒来,烧的火热的休息室里,只见王海一米二的小床上,两个赤

裸裸的男女呼呼睡得正香,被子踢到地上,王海仰着睡,晨勃的鸡巴垂直立在当

中,小慧丰满的白肉趴在他身上,一只奶子在王海腋窝下,一只奶子挂在王海胸

前,头枕着王海肩膀,光溜溜的大屁股正对着我,一条大腿还搭在王海腿上。

妈的,这对狗男女,还真是天生一对,这场面我看得实在尴尬,悄悄的披上

衣服到外面去透透气。

这个时间老赵早就做好了早饭,柱子他们几个见我这么早就出来也是稀奇。

关于平哥和支书的勾当,我还得在弄清楚点,于是吃了早饭,再下村里查看

情况。今天选择的目的地是村长媳妇开的小卖部,这半个来月去过几次,村长媳

妇早就知道我是油田新来的经理,对于我这个看似乳臭未干的年纪,村里很多人

都觉得诧异,不过十几天过去了,油田也没啥新闻,所以没人太关注我。其实我

本以为,新任经理的到来,会引起村支书、平哥、胡涛等人的关注,可是来了大

半个月,没见他们有动静,连平哥也只是在我到队上第二天来扫了一眼,就再没

去过队上。

来到小卖部,村长媳妇正和几个邻居打麻将,挺大的瓦房屋中间是一个大铁

炉子,烧的很热,四个打麻将的和一个看麻将的围在离炉子不远的麻将桌旁,见

我进来,村长媳妇瞅了一眼就继续看牌,我环顾了一下小卖部,随便挑了几样平

时总买的下酒菜,然后拎过来给老板娘看。

“多钱?”

村长媳妇看了一眼说到:“七块五。”

我把钱扔到她桌前,这女人熟练的把钱掖到麻将桌的钱抽屉里,继续打牌。

这几个人打牌都很专心,半天没人说话,屋里只能听到麻将落地和洗牌的声音。

我假装围观一下麻将,站到村长媳妇后面,仔细打量这个女人。

村长媳妇叫刘玉娟,人都喊她小娟儿,贾村长以前在县里开超市发家,安家

在平安县,他俩的儿子都上高一了,贾村长为了回村里当村长,卖了苦心经营多

年的超市,买了这个没啥油水的村官,他老婆也自然陪着他回到村里喝西北风,

见实在没啥钱,就叫小娟儿开个小卖部干老本行,自己却不经常在村里。贾村长

平时都在县里,毕竟县里有房子住,他一面照顾上高中的儿子,一面出去找了个

饭店算账的工作,于是堂堂马字村村长在县里给人打工的笑话成了村里人茶余饭

后的话题。

小娟儿平时一个人在村里开小卖部,她小叔子开货车给她送货,平时见不到

老公和儿子,小卖部又很清闲,于是总是打麻将打发时间,好在这娘们儿牌技一

流,基本都是赢钱,有时候打牌赚的比小卖部卖的还多。

说起这小娟儿的形象,很一般,中年女人的样子,在县里生活多年,没了农

村人的土气,可是姿色很一般,脸长的马一样,两个门牙中间还有个缝,波浪的

长发染了个大黄色很土,身材倒是还算凸凹有致,丰满但不臃肿,可是就这姿色

还比平哥大了几岁,怎么想平哥也不能看上她吧,难道平哥有这癖好,不爱娇妻

爱丑女?

看了一会,我是不咋会打麻将,牌看不懂,只知道小娟儿的牌技不错,打的

很快,短短十几分钟,她都胡了两把了。看牌就这规矩,只要你不出声,没人在

意你。

再抬头环顾小卖部,这个大房子没院子,除了后面还有个厨房之外,全都在

这屋里了,白天点上中间的炉子,在挨着厨房的山墙有一个勉强能睡下两个人的

小炕,晚上把小炕烧起来,睡在那看店。那床上凌乱的铺着一床被子,两个枕头,

地上赫然摆着一双男士旧皮鞋,鞋码很大,脚后跟被踩的软了,不过单凭这么一

双男士皮鞋说明不了啥。

正欲离开时,觉得好像有啥不对的,好像忽略了点什么,再回头看时,这村

长媳妇旁边坐着的看牌女人,不正是那天村支书家出来给平哥开门的老娘们儿么。

剑阵诛仙安卓版

梦境之城

浪漫庄园游戏

逐鹿中原ol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