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弃铁路走公路降低成本山西煤企的救赎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5:08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弃铁路走公路降低成本 山西煤企的救赎

7月16日,山西大同一民营煤矿销售负责人青永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山西大同、朔州到天津,通过汽车运输比铁路运输每吨便宜25元-30元。

7月16日,山西大同一民营煤矿销售负责人青永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山西大同、朔州到天津,通过汽车运输比铁路运输每吨便宜25元-30元。

据悉,今年以来,山西境内的民营煤炭企业一改此前靠铁路运输煤炭的状况,普遍采用运费低廉的汽车运输,以此降低企业的运输成本。不过目前汽车运输的煤炭,主要来自山西的民营煤矿,山西的国有煤炭企业还是靠铁路运输。

近两年汽油价格多次下降,而铁路运输一再涨价,这也导致山西等地的煤炭运至沿海港口,汽运价格与铁运价格发生逆转。

“这表明山西煤企减负的政策措施正在发生作用,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煤炭汽运的成本,腾出了利润空间。”山西省煤炭厅一位不具姓名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低价汽运煤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山西省的多数中小煤企已经在主动调整运输结构,选择有利于企业的运输方式,追求煤企利润的最大化,但那些国有大型煤企却依然固守铁路运输高运价,至今还没有一家尝试汽车运煤。

对于所有的煤企来说,铁路、公路物流都很重要。青永龙说,民营煤炭企业增加公路运量,减少铁路运量,并不意味着放弃铁路,而是因地制宜。

事实上,只有合理配置运输方式,煤企才能实现自己最大的利润。据悉,煤炭企业主要有三种物流方式:铁路、公路、航运,相比之下目前的航运成本是最低的。“进口煤主要靠廉价的航运,加之开采成本低,相对来说利润高。而国内的货运航运不发达,很多山区的煤只能靠公路运输,靠航运还不现实。”山西某煤炭贸易商负责人说。

“适度增加公路运力,减少铁路运力,当前煤企正在改变物流结构。”青永龙说,在当前国际原油一路下跌、汽运费低位运行的背景下,适度增加公路运力是煤企控制物流成本的最佳选择。

“这部分煤量不是很大,但对市场的冲击非常大。”神华集团销售管理部总经理金志刚近日表示。据金志刚介绍,目前天津散货码头和河北的部分码头的煤炭主要都来自山西。

与此同时,山西为煤企减负的政策措施,也一定程度降低了当地煤炭汽运的成本。比如去年山西撤销了全省所有的煤检站,陕西对煤炭运输车辆减半收取高速公路过路费等,这对公路运输显然利大于弊。

据悉,在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很多电厂也纷纷采用招标的方式采购煤炭。“在港口参与竞标的,大部分都是汽运煤。5500大卡的煤每吨才卖390元,直接就可以装上船。”金志刚说。

“这是市场行为,政府很难管控。如果铁路运费能降下来,就能用市场行为将其压下来。”同煤集团销售负责人说。

中煤能源集团的一位销售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铁路运费近几年每吨涨了20多元,运费已经占其煤炭成本的43%。

救命稻草

据记者了解,近年全国的煤炭市场一片低迷,煤企几乎全部亏损,山西更是如此。因此,选择适合的物流运输方式,降低煤企居高不下的高物流成本显得非常必要。

对主要产煤省份晋、陕、蒙来说,通过铁路与公路运输的合理配置,尽量增加煤企的利润迫在眉睫。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曾对记者表示,铁路运费上浮,大型煤企一般被动接受,但很多民营煤炭选择铁路运输还是公路运输会根据自身的实际需要,谁低廉选谁。

从某种意义来说,降费或能成为拯救煤炭企业的救命稻草。

近日,本报记者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已经在治理高昂的运费,但效果还不理想,尤其是铁路降费仍未执行。

今年年初,发改委决定适当调整铁路货运价格,并建立上下浮动机制。按照相关政策,调价后煤炭固定运输成本将增加0.08元/吨,可变成本(基价2)吨公里将增加0.01元左右。按此推算,大秦、朔黄等北部铁路运煤通道,全线运煤增加成本分别增加6元/吨,内蒙古地区通过北通道下水的煤炭成本最高或增加10元/吨。

以山西为中心,山西至河北地区的吨煤运输成本或增加3元-4元,流向山东地区吨煤或增加7元-10元。依据上调后的铁路运价率,煤炭从神木到北方港口的运输成本增加了12元-15元/吨,从鄂尔多斯到北方港口增加10元-14元/吨,从大同到北方港口增加7元-8元/吨,即下水煤的铁路运输成本普遍增加。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借助铁路运输煤炭的主流仍未改变,现在的事实则是,发改委下调运费的文件在各地执行也不彻底,铁路运费至今还居高不下。

7月16日,山西阳泉煤炭集团下属某煤矿的销售经理杨映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按照相关政策在铁路运费支付方式和期限上有诸多限制,比如铁路运费支付要求是现汇,还要求提前预付。相比而言,“公路运费在支付方式上非常灵活,在当前资金极度困难的情况下,选择公路运输显然有利于缓解煤企的资金压力。”杨映波说。

杨映波说,铁路运费下浮实际很困难,原因在于国有煤企过度依赖铁路的现状一时还难以改变。“公路运费下调了,很多民营煤企非常敏感地意识到,在铁路运费上涨的情况下,选择汽运煤炭显然技高一筹。”杨映波说,更重要的是山西为煤企减负的政策正在发生作用,也为当地煤炭汽运降低了成本,选择公路运输很划算。

记者从山西省政府也了解到,去年山西撤销了全省所有的煤检站,对煤炭运输车辆减半收取高速公路过路费等。如从山西大同、朔州到天津,通过汽车运输比铁路运输每吨便宜20元至25元;从鄂尔多斯运煤到京唐港,铁路运输毫无优势,如果再通过神华专线,则铁路运费比公路运费高出更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