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理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赤裸的承诺有点冷-【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07:03 阅读: 来源:理发器厂家

说好了是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1.

锦绣一直在自己一手制造的矛盾里纠结着,她怎么会放着好好的嘉穆不要,却去招惹小她八岁的段乔。段乔的年轻,就像是一个强力的磁场,把她一股脑儿地吸过去,让她连抗拒的力气都没有。

段乔和她那次是初夜。

锦绣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无耻,一边把衣服扔给段乔,指着门说,段乔你记住,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她的语气是那么冷,与刚才软语温存的女人截然不同,可是她的心却分明在痛,她是喜欢他的,从她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就喜欢上了他。

段乔站在床边,一言不发地看着她,那眼神里有着一种哀怨,一种不解,一种委屈,看得锦绣心里发毛,胸前左下方的地方一抽一抽地疼起来,像细瓷花瓶新裂开的细纹,是那种看不见的疼。和嘉穆在一起三年多了,她从来没有心疼过。

后来还是锦绣自己先妥协了,拉过段乔的手,说,段乔要不你今晚就别回去了,陪陪我。说完这句话,她就又开始懊悔,她知道,在这条路上,她越是心软,将来就会越发地不可收拾。爱情那玩意儿,她已经不愿去拿真心触碰,因为在碰到嘉穆之前,她的心就已经碎了。所以嘉穆也只是一个替身,关于爱情的替身。

所以,对段乔,她纯粹只是感到新鲜。

她愿意用尝鲜来解释那一晚发生的事情。

2.

锦绣新开的洗浴城缺个保安,段乔来应聘的那天,嘉穆正好不在。按锦绣的计划,这保安至少要长得腰圆膀壮才能镇得住人,可是看到段乔的第一眼,锦绣就无法说出拒绝两个字。

他实在是长得太精致了。瘦高个,高鼻梁,眉目俊朗,眼睛清澈得像一湖水。锦绣一下子就掉了进去,陷在深深的老板椅里,想着和这样的花样美男做爱,一定会无比消魂。段乔很乖巧,也会说话,锦绣姐,你留下我吧,我会好好干的。

好,你明天就来上班。

第二天,嘉穆风风火火地直奔锦绣的办公室,进门就嚷,叶锦绣,那个小白脸,就是你招的新保安啊?

怎么啦?锦绣不满地抬起眼睛。

瞧那风吹会倒的样子,能当保安,快让他走人!嘉穆的话一说完,锦绣就闻出了言语中的那股子酸味,心里很不快。嘉穆他到底算什么,他把自己当什么了,敢对自己这样说话?况且段乔就是帅嘛,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帅点的男人,再说,你嘉穆要不是图我的钱,不也去找小狐狸精了?

锦绣把抽了三分之一的烟按在烟缸里,冷冷地说,就他了,我的事你别管,你忙你的去。

嘉穆讪讪地走了,临走前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嘉穆像他的名字一样,有点说不出的木讷,就连床上那点事儿,都被他进行得井井有条。

可锦绣偏偏就不满意,不是不满意嘉穆在床上的表现,而是每次锦绣瞪着黑漆漆的眼睛,问嘉穆,你会爱我多久?嘉穆都会给出一个一成不变的答案:两万天。

是傻子都知道,那不是一辈子。一辈子是没有具体天数的。所以锦绣就一次次失望,一次次的失望过后,就对嘉穆说,我要找个一辈子爱我的人,嘉穆你到那时可别后悔。

嘉穆“呵呵”笑着,摸过一根烟,一边吸一边把另外一只手滑进被子里。说,锦绣,一辈子多假啊,你怎么像个小姑娘,我要说爱你一辈子不是明显骗你么?

锦绣懒得吭声,在心里说,哪个女人不爱听甜言蜜语啊,难道我就是个例外?她想想自己先后谈过的几个男子,没有一个肯向她承诺一辈子,男人,都太现实了,哪个不是看上她锦绣老爹留下的那百万资产。就连嘉穆,还不是在上了锦绣的床之后,从头到脚都换了名牌,与先前判若两人?

翻个身,锦绣头一次没枕着嘉穆的胳膊就睡着了。

3.

男女之间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锦绣第二次把段乔带上床的时候,段乔已经很会调情。他诚恳地说,锦绣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锦绣的心就丝丝缕缕地疼了起来,这么多年,她终于从一个比自己小八岁的男子那里听到了这句话,锦绣一感动,在段乔的唇上亲了一下,百般妩媚地说,段乔,男人都是要女人调教的,你信不信?

嘉穆再看段乔就越发地觉得他不顺眼。三番五次地在锦绣面前说段乔的不是。例如中午来的几个客人,明显就是来找事的,可嘉穆硬是说怪段乔没本事,才让那几个人如此猖狂,一分钱没掏,还让锦绣陪上了好几个大笑脸。

可是锦绣愿意,她想就算是段乔失职又怎么样,我不怪他。

热血武林破解版

天祭手机版

三国战争汉化版下载

相关阅读